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放肆黑夜我 > 9:预言
 
  
万物进入我,或者离开我,在连云港我不抽孤独牌雪茄,打开Msn的时候,不自觉地就看到了和maggie的对话。它还在我置顶的地方。之前,黑道魏哥打电话告诉我,南生最终死在自己的江湖路上,花很美,婚礼的队伍很长,而JulieC拖着婚衣孜奔在夜里,她的这个浪子,再也回不了头了①。
“没有什么比这更使我难过。”黎佲黯然说。潘晓问:“南生爱你还是JulieC?”
“这些话应该我问。”
我看见黎佲的微笑。浑浊的空气里。象阴影中打开的清香花朵。
这些就是我在这里以及如何像现在这样衋然。这不是某种方法,且要我有所行动。我打电话给maggie,说无论如何都要跟她谈一谈。
我不记得喜欢她有多长时间,隐约地记得在默戎夜晚,我独自地坐在通往新桥的地铁,给这女孩发短信,只是一句话:“你会来吗?”她简单地说:“不会。”
而我有些闷闷不乐,各自多病又被爱,我问:“你没必要每次说谎,我样子很挫吗?”maggie说:“像被诺亚方舟压过的河马。”
“确实是这样吗?”
再也没有比这些回答近乎的否定。却还有未尽然的感受。我认为是这样的。不过我不怎么肯定。因为这样的空旷。甚至我感到自己这样,形而上的。
“我想你还没有还我钱的?”我说。maggie说:“我会还你的。”
“还是去和越南女子董冬冬玩吧。再见。”
深夜的3点20。我望着不远处的阑珊灯火。
终于明白我和这女孩不能依偎而安,只不过到这时候,带着一点点沉郁的空气里面,看见大丛的蔷薇和月季已经快要枯萎了,散发出死亡之前襛纤的芳香。
“你会记得我吗?这么多年了,我还没问过你中文名。”我问。maggie说:“这些是秘密。”她衣着蓝卡其布裙,白衬衣。
没有出处和来历,从不透露自己。
我想为她点两杯红酒,她遽然说:“只要白兰地加冰,很多冰块。”然后她在寂静的黑暗里面,不停地咬着冰块,发出动物一样的声音。
然后我看这玻璃杯里面的冰块问:“你什么时候有空?”这女孩说:“我要去教廷里面带平民唱诗,你有什么想法?”我说:“我能来找你吗?”maggie笑了笑说:“滚。”
“为什么要给我这些?”
“因为你需要这一小块银坠。”我犹豫到,“趁全世界没发觉,我想带你离开。”
“你以为这是安徒生童话啊!”maggie说。我倘然说:““然而我不会对人这么好了,我只是从来不被体味。”maggie发呆的问:“体味?”
阳光永远都那么暴烈。
身上劣质廉价的黑衬衣,硬,并且散发出冰冷的意象。类似于车站,广场之类的地方。之如它们始终不会是生活的别处。潘晓黎佲和我谈话,驾驶名爵zs走向海边,赵小小清醒过来,问:“萧也?你在?我很恶心,想吐。”萧也我说:“小小。你等一下。我稍微停稳了你再吐出。”
“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能告诉我吗?”
赵小小瞬间低沉。“我一直不知道你在哪里糜烂,为什么不来找我。我每天都会来看你。黎佲说你会醒的,我就离开了。但这些都没关系。我依然觉得你们和我不同。”
就这样我们远远地离开。
而在连云港的教廷军需货站,我们将柴油,灵气等等卸下,这里皆是废铁,陌生官员说:“谢谢。”我阅读报纸,看见唯名论复兴②,且知亦不必以我限之,所以宗教裁决所的信仰行事,就像平均分派的社会从之以眼泪。之后萧也我有些闷闷不爽地呼出幻觉,想:“黑花瓣神格没变。头疼。国的使命会是什么?”
“人们说我晦涩,我却在恍惚之中。”
路上落在我皮肤上的尘埃,两侺虽远,黎佲和我越过岛屿南。
在这,远方奔来了十几骑幽灵,希底铁骑的红布迎风舞着。灰衣人骑着幽灵,冷漠地眺望远方的地平线,大风吹起他的长发,披风舞动着,黑暗的性质也在马蹄底下慢慢地褪尽。
远看过去,灰衣人有杀气,忽又问到,“这地方只剩下你几个?”
“你走了几千里路?找我们?西边的太阳坏要落山了,狂欢来?”
魔武在柳树底下站了起来,又挥挥手,白杨树林后面走出武士,他冁然而笑:“怎样?我还有兄弟。”又挥挥手,地下城里开出几辆野摩托,剑修下来就骂:“我CAO。命运吗?花柳病还是敌敌畏来了?”
“这样不文明吗?劁猪的。”希底铁骑儶向后方,跃开。
灰衣人看了看外观邋遢的野摩托,问到:“嶙峋长发的下流坯,你们抢了几块深渊的黑?还有参与的?”
我看见魔武甩甩长发,微笑说:
“男人什么样?”
“我隐约地闻到人渣气味,非主流之大,大不过你缺的这块心眼。”灰衣人笑了笑,倘然说:“美的不突出歪瓜劣枣的非主流,你你为什么把脸埋在屁股里面?”
魔武看了看左右:
“你全家非主流。你妈黒袜子。”
然后两人悬立于半空中,衣袂舞动。灰衣人说:“这就是你的剑?”
“我看你才低贱。屎样回家呆着去吧。怎样?我还有朋友。”魔武又挥挥手。
他的身后浮出了两仪法阵。而有巫妖凭空走在中央。“啊!?恶魔的黑铁奴隶。”
“旭尧抛弃了你们,你们很沮丧吗?”
黑铁奴隶的白骨燃烧了死火,在尽头的远去与消失,走向囚车里的修真者,“真实吗?”恶魔的元首突然悬浮在虚空里③。然后我看见所有战士的武器,浮泛在假火中隐没。远处的雪倏忽落下。“当常以为亏欠,因为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恶魔的元首笑之后,问修真者:“我们是不是见过?我想这些地方,就只有月光是干净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