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原点纪 > 第二十七章 逆风carry
 
  星纹刻印是什么他不知道,但只要可以用灵能直接开启,那就是好东西。

  握着捕风的手能感觉到一股凉意从弓柄传来,这股凉意很快散布全身,而这股凉意也驱使着刘嚣保持出一个极为舒适的弯弓姿势,侧过身子,弯弓搭箭,撒弦。

  没有去看这一箭的战果,紧接着又是一箭。

  动作行云流水,无比流畅,身体就如精准的机械一般不断重复弯弓搭箭的动作,而刘嚣自己只需要做好瞄准和放箭,全身力量凝聚在上肢,原本射出2箭的时间,现在足足可以射出3箭半,直接提升了75%。

  这下真的是爽翻了。

  而相较之下,远处沿着直线追击这股人群的骑骁可就惨了。

  原本刘嚣的箭矢也就是精准点杀,现在是箭箭串葫芦,最狠的一箭直接贯串了6头骑骁,现在的局面,他已经不是追求单点射杀,而是专门寻找可以一串多的轨迹。更让骑骁们恐怖的是,这个人类射速快的惊人,往往一箭刚刚射倒身边同伴,下一箭就奔着自己来了,那箭又疾又快,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

  【战争领域生物击杀数达成,获得战争称号:蚁·百斩】

  【称号名称:蚁·百斩】

  【称号获得:在战争领域完成百次蚁级生物击杀】

  【称号效果:战争领域内所有体能属性+5,所有灵体属性+5,持有者无差别对周围短距离内生物产生初级威慑,该效果无须消耗灵能。】

  【威慑(初级):受威慑影响,视敌方生物灵体强度及意志墙高度将产生恐惧、混乱、体能或灵体属性降低等状况,己方生物将产生服从、坚定、体能或灵体属性提高等状态。】

  百斩达成,称号变了,效果也倍化提升。

  而这个初级威慑,更是强的离谱,但可以刘嚣不是近战,否则可以试试接近自己的骑骁是什么表现。不过自己身边人群的眼神,是实打实的变了。

  特别是周围10米内的人,他们很有默契的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向刘嚣,渐渐地,少许的惊恐和慌乱的神情消失,一股以刘嚣为核心的凝聚力,让他们恪尽职守一般的守护在他的身边。

  “大神!你放心射!我会誓死保护你!”

  刘嚣记得这个说话的中年男人,在刚才逃跑的过程中,他的全身都是颤抖的,而此时,就如变了个人一样,紧紧攥着一把菜刀,护在自己身前。

  战场上杀百人就能得到这样的无消耗效果,刘嚣不禁有点馋千斩的称号了。

  全属性+5,这让他的杀伤力再次冲上一个档次。

  【类别】有机智能生物

  【来源】银河秩序

  【物种】人类

  【性别】雄性

  【称号】蚁·百斩

  【身高】1.82米(行星计量)

  【体能】:

  【强韧】8(+5)

  【力量】10(+5)

  【灵敏】20(+5)

  【爆发】5(+5)

  【灵体】:【含珠】(隐藏)

  【强度】1(+5)

  【灵池】5(+5)

  【五感】:

  【视觉】3

  【精通】:【弓箭精通】入门,【鉴定】初级

  【体技】:【初级精准,被动体技,小幅提升远程攻击命中率】

  【动态射术,被动箭技,运动中射箭精度不受影响。】

  而且灵池属性的翻倍,让他依稀察觉到灵体能灵能的增长,这对刘嚣至关重要,含珠灵体的大肆进补就靠这点灵能了,而且开启速射姿态,也在持续消耗灵能,只是消耗速度还在可控范围内。

  “我需要更多的箭矢,其他人不要浪射。”

  刘嚣的话犹如军令,很快周围几乎所有使弓的人将自己的箭矢跑着送了过来。

  以他为首的人群一直在快速向树林移动,但此时的刘嚣却跑在队伍末尾,这样做的好处自然能协助大部队逃脱,而他的想法是放大自己这个目标,让四周的骑骁都冲着自己直线追来,这样方便他串葫芦。

  箭影连闪,一队十多头骑骁纷纷倒下,几道流光穿透它们又钻进后方百米外的另一队骑骁群中,又是一连串噗噗声。

  箭矢的冲击力之大,甚至在率先贯穿的骑骁胸口爆出碗口状的窟窿。

  【检索到银河秩序智能生物击杀垮星域蜕变生物,银河秩序原点功勋点+1】

  【获得银河秩序功勋点+100】

  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又给他贡献了功勋。

  干笑两声,嘣嘣嘣嘣四声连响。

  四只箭矢射向四个不同方向。

  关闭速射姿态,转身奔走。

  真正的勇士,是不会回头看身后的战果的。

  一列接一列的骑骁翻倒在地,又有更多的骑骁顶了上来。

  局部的胜利无法改变人类的大势已去,南岸的绞杀已经接近尾声,最后的军阵被突破,军人们不惧身死,与仅剩的小部分普通人做最后的抵抗。

  当黑色洪流汇成一体,也宣告了河谷平原南岸彻底沦陷,数百万人类被屠戮殆尽。

  刘嚣注意到,在骑骁本阵之中,有一头格外显眼,那头骑骁全身披着赤红色铠甲,体型足有一般骑骁二倍粗大,同样赤红色的头盔将面部遮盖,只露出一只独眼。

  那家伙应该就是这只百万大军的首领吧。

  距离太远,他也只是遥遥看了一眼。

  北部河岸距离树林足有5、6公里远,即便战斗已经发生了将近一小时,处于逃亡中的大部分人类仍旧离顺林边缘很远,肥胖的男人、部分女性和体质稍差的人,已经无法承受如此高强度的奔袭,沿途或坐或躺,准备接受死亡。

  河谷平原纵身足有几十公里,骑骁大军在渡河后,也开始分散追击,刘嚣这伙人距离渡河位置较远,加之百万之众在渡河过程中也浪费了不少时间,这让他和一众人从容向北移动。

  其实也不是骑骁不想追他们,实在是刘嚣给的压力太大,去多少死多少,到最后把附近的骑骁都杀干净了,这还追什么,追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不行吗,非要找不自在。

  跟着这接近千人的团队又跑了半个多小时,树林已经不远,过程中刘嚣四处打野,但收货不大,这让人还有点郁闷。

  树林中影影绰绰全是人,大家互相扶持,一些早已脱力的人在他人搀扶下不如树林。

  一些本就将聚集点设在树林边缘的团队,此刻就显得他们的决策有多明智了,一些削尖的木棍被快速制作出来,分配到强壮男人的手上。

  最让刘嚣惊艳的是数百个手持火把的人,他们互相间隔数十米,一字排开,目光灼灼,直视前方。

  这是准备坚壁清野啊,刘嚣不禁给华夏古老的智慧点赞,在满是草植的平原上如果放上一堆火,那确实可以抵挡住骑骁的猛攻。而且人们已经将树林外一层植被清除,这样也不用担心火势烧进树林。

  跌跌撞撞,上千人的队伍终于进了树林,很多人抱住树干就不住呕吐,这辈子也没这么拼命跑过这么久的路。劫后余生的他们大口喘息,享受着片刻的休憩。

  借助自己强大的身体灵活度,刘嚣左右踩踏树干攀上高处。

  举目远望。

  骑骁大军呈人字形快速奔袭,沿路的屠杀且不说,前锋队伍已经距离树林不到五百米。

  距离的前锋最近的持火人赶忙点着眼前的草垛,当黑烟冒出,所有持火人陆续点燃身前草垛,持火人含着泪向还没有跑入树林的同胞表示歉意,为了大多数人,这些人只能被牺牲。

  火焰迅速蔓延,北风带着火势向南扑去。

  骑骁前军立刻乱了阵脚,急急停下脚步,但又被高速前冲的中军撞了出去,大量骑骁被直接撞进火中,只见数千骑骁在火焰中翻滚乱窜,很快被烧成干尸。

  前锋一片骚乱,另人字军阵的左右两侧早早停了步伐。

  在呆滞了片刻后,这些骑骁开始用四足在自己四周奋力踩踏,灵活的手臂也开始快速清理周围的植被。

  nnd,这群畜生还挺聪明。

  刘嚣一边暗自骂着,一边从树上跃下。

  这一操作也是看待了树下众人,这尼玛有六七米高啊,你说跳就跳,落地都不带抖的,别人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大和运动员还要迈出一大步。

  “这道火墙困不住他们太久,还得继续向深处走。”

  他的话就似军令,周围的人率先站起,没办法,谁让他周围10米内的人受威胁效果作用影响呢。其他人也不是傻子,这一路能这么安全,都是这个年轻人的原因。

  好家伙,一个人一把弓,射的周围寸敌不存,这逆风局都打成这样,要是顺风局,那还不得上了天了,自己就躺平就行了。

  他们也想说服其他人一起走,但还是有部分人留下了,说是想看到这帮怪物都被烧死,其实也是实在走不动了,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