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原点纪 > 第六十三章 奸
 
  齐冬雪的离开,让聚会现场略显冷清,激情过后,就是那么一点点的平淡。

  “刚才那个华峰,是蜕变者吧?”有人在沉默中开口。

  “好像是,你看刘嚣的手都焦了,我留意了,那男的手上没任何东西。”

  “那之后齐冬雪的冰......”

  同时出现两个蜕变者,就在自己面前,而且,他们明显不是一般的蜕变者。

  “大家!”老蔡没有用麦克风,“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游离安全信息法,所以今天看到的一切,你们知,我知,就够了,都不要对外说,这是违法的。”

  “你的手,没事吧。”

  带着大黑镜框的女生来到刘嚣身侧,轻声问道。

  “放心,小事。”

  小事个屁啊,都快成猪蹄了,任傻子都看的出被这手被灼烧的有多厉害,但此时他的通红的手面已经有一层冰晶覆盖。

  “九九,刘嚣已经是齐冬雪的人了,你也可以死心了,看不出来啊,刘嚣,你居然是个香饽饽,左边是我们的齐女神,右边是我们薛九九,左拥右抱啊。”

  夏君钦笑着揶揄道。

  “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你迟早栽在这张嘴上。”一旁的厉磊冷声说着,接着又一巴掌拍在刘嚣身上,“够爷们,手都这样了都没退缩,该你和冬雪是一对!”

  “去医院吧。”薛九九在意夏君钦的话,一直紧张注视着刘嚣受伤的右手,声音颤抖着说道。

  “没事,九九,你放心,一点小伤,一会就好了。”刘嚣安慰着这个一直对自己格外关心的小个子女生,“抱歉,因为我的事让你们担心了。”

  要是在原点,这确实是点小伤,吃个白色丸子立马就好了,nnd,地球还是不爽啊。

  “好!”麦克风响起老蔡的声音,“一场插曲耽误了不少时间,刚刚,经过筹备组讨论,决定第一轮的游戏直接结束,进入下一环节!”

  “切!!”众人起哄。

  “第二个环节,各自介绍一下自己目前的状态和未来规划,一个个来哦,先从天下第一组开始。”

  看得出,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大家都有些介怀,气氛明显不如之前热烈,两个天赋蜕变者出现在自己面前,其中一个还是与自己朝夕相处四年的同学,任谁都无法完全冷静下来。

  只见夏君钦噌的一声站起,一脸甜蜜的说道。

  “我呢,虽然今年刚毕业,但是,我的规划是和卫河结婚,然后生个宝宝,做个快乐美丽的宝妈!婚礼当天,你们可不许不来,今天就算发喜帖了,人不到,红包也要到!”

  “噢~~~~”

  起哄声四起,有祝福的也有不满的,毕业生最怕什么,就是喜帖炸弹!

  而那个蒋卫河,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般,站在花园尽头不断点按着手机屏幕。

  本想给自己男友一个爱的宣言,结果发现男友全无反应,夏君钦也有些无趣,只能焉焉坐下,但看得出,她对蒋卫河丝毫没有埋怨。

  众人只是觉得蒋卫河有重要的事在忙,但刘嚣却死死盯着他的手机屏幕。

  这个距离,普通人看不见,但他却看的一清二楚。

  那个屏幕上,蒋卫河分明打出了一排字。

  “这两个人确定是天赋元素蜕变者!出个价,我有两人的照片!”

  刘嚣脚下的青砖裂开,一块苹果大小青色岩石从地面自他的脚底慢慢滚至他左手手掌。

  突兀之间,他的左臂挥出,岩石直直飞了出去。

  闷响声中,蒋卫河应声倒地,他的太阳穴处直接出现一个紫黑色的血印。

  “啊!!!!”

  夏君钦见自己男友倒地,立刻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冲出人群向蒋卫河跌跌撞撞奔去。

  但一个人影比她快了很多,却是刘嚣直接来到蒋卫河倒地之处,将他的手机捡起,飞快翻阅他手机上的聊天框。

  “你这个混蛋!你干了什么!?你为什么打他!”

  夏君钦对刘嚣拳打脚踢,但刘嚣丝毫不为所动。

  他的眉头在不断翻阅聊天记录时逐渐皱起。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变故搞懵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刘嚣为什么会突然暴起袭击夏君钦的男友。

  “要报警吗?”有人问厉磊,毕竟他也是公安体系的。

  “先等等。”不待厉磊答话,刘嚣说道。“这里发生一点事,我确认后再选择要不要报警。”

  他不慌不忙掏出手机,右手不方便,他只能将手机夹在脖子上。

  “嘲风,你好。”

  “百灵,我遇到一个人,叫蒋卫河,卫生的卫,江河的河,他在通过一款app软件将蜕变者的信息卖给别人,这事要怎么处理?”

  “软件名称?breakline。”

  “明白,我已经锁定你的位置,国安的人马上会到。”

  “李天甲的信息就是这个人透露出去的。”

  “确定?”

  “是的,之前的聊天记录他已经删除了,但最近记录里有相关证据。这个人应该刚从原点返回,而且是李天甲那个团队的一员。”

  “好的,你有危险吗?”

  “没有,他正准备售卖另外两个天赋蜕变者的信息和照片。”

  “两个天赋蜕变者?!你稍等,这件事的级别上升了,我现在通知特事局。”

  “好的,我就在这里等着,让他们快点。”

  “好。”

  挂断手机。

  刘嚣回望自己的一众同学,淡淡说道,“这个人通过手机贩卖华夏蜕变者的信息,证据就在手机里,很快会有人过来处理,大家稍等。”

  夏君钦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嚣手中的手机,又回看地上不省人事的蒋卫河。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说谎,你肯定在说谎,卫河绝对不可能做这种傻事!绝对不可能的!我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因为喜欢我所以怨恨卫河!刘嚣!你不是人!”

  刘嚣怜悯的看着这个已经陷入疯狂的女人,

  “我和他不一样,我不爱说谎,还有,夏君钦,你觉得我会喜欢你吗?”

  夏君钦呆住了,是啊,齐冬雪曾经的恋人,会喜欢自己吗?

  沉醉于浓妆和美颜相机下的自己,夏君钦觉得任何男人都觊觎自己的美貌,殊不知,对她不屑一顾的人根本懒得搭理她。

  “大家,保护现场,老板,把大门关上。”

  厉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大声呼喝。

  老板是个留着络腮胡的中年大叔,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见花园里有人倒地,立刻吩咐两个服务员把大门关上。

  夏君钦瘫坐在蒋卫河身边,眼泪不停的往下落。

  “卫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马上就结婚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嚣懒得理她,手机不能关机,他就一直攥在手里,顺便又翻看了蒋卫河的vx聊天记录,想看看有没有别的证据。

  不一会,他将手机屏幕放在夏君钦面前。

  夏君钦抬起头,看了眼屏幕,她的眼神很快有了变化。

  那是蒋卫河在和其他女人甜言蜜语互发私密照片的记录,言语露骨,照片更是无法言表。

  “你这个骗子,蒋卫河!你这个混蛋!”

  她起身,一脚重重踢在失去知觉的蒋卫河身上,一脚接着一脚,直到全身无力,她趴在地上,痛哭不已。

  一众同学也开始从惊吓中平复,有两个女生过来将夏君钦扶起,搀着她回到了座位上。

  夏君钦着实不讨人喜欢,但她也是个弱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前提也是她可怜。

  一刻钟后,大门被急促敲响。

  老板将大门打开,十多个身着休闲装的男人鱼贯而入,并将大门重新关上。

  “人在哪?”其中一人问道。

  刘嚣举手。

  来人立刻跑到他身边。

  刘嚣将手机交给他们,并指了指地上的蒋卫河。

  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快速翻阅了聊天记录,之后拍了拍刘嚣的肩膀,“小伙子,干得好!”

  看见刘嚣的右手,诧异道,“受伤了?”

  “小伤,和这人无关。”

  男子点点头,没再理会,转过身,面向所有人。

  “这个人涉嫌出售游离人员信息,立即批捕,案情我们会仔细核实,不会冤枉好人,更不会放过罪犯。之后的事与各位无关,希望你们不要对外声张,游离信息安全法,相信大家都有耳闻。”

  一众人木讷点头,遇到这种情况,老老实实配合就是最好的选择。

  “你和我们一起走。”

  “我就不去了,你们自己处理就行。”

  “不行,这是规矩,你必须和我们走一趟。”男子十分坚持。

  刘嚣无奈,看来这场同学会,自己是没办法继续了。

  “行吧。”

  他回了一句,然后去到同学之中。

  “抱歉啊,我得跟他们一起走了。老包来了的话,记得替我踹他一脚。”

  “什么话,我早看不惯这个蒋什么什么了,干得漂亮。放心去吧,等老包来了,你那份加倍送给他!”

  短暂告别,特事局的人将蒋卫河抬进门外的商务车中,刘嚣也随着一起坐了进去。

  同学们都走了出来,在门口目送车队离开。

  “我总觉得越来越看不透刘嚣了。”老蔡说道。

  “说的好像之前你看透了一样。”厉磊哼了一声,揶揄道,“赶紧的,人走了,茶不能凉,继续啊!”

  老蔡瞥了他一眼,麦克风重新拿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