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原点纪 > 第九十三章 矿脉
 
  在场所有人对莫坨人都不陌生,甚至可以说,莫坨人是他们在亚丁界最为熟悉的域外生物。

  但是能单手将这数百斤的大家伙如拎小鸡一般拽着走的,目前也只有见过刘嚣能做的到,当然,鉴于这位任哥的种种事迹,大家也没有表现得过于惊讶。更多的是对于在烟纱湿地出现莫坨人的好奇。

  “之前就意料到在这里会遇见这些家伙,没想到还真碰上了。”李天甲托着下巴,审视着眼前这位被吓尿的俘虏。

  “如果从蜥蜴的习性来说,喜欢湿地倒可以理解,但它们应该也不能用地球上蜥蜴的生活习惯来揣测吧。”叶珊在一旁发声道。“也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人,在什么地方聚集。”

  “要么我们问问他?”周宇克故作认真思考状,征求意见道。

  “先把它弄醒,这家伙八成是装晕的。”刘嚣总感觉哪怕洗了手还是有股尿味,气性也有点大。

  “嘿!起床了!”周宇克用一根木棍用力捅了捅莫坨人的尾巴,但毫无作用。

  “这家伙啊,碰瓷专业毕业的吧。”笑骂着,他手上的力气明显大了几分。

  但依旧没有作用。

  “你这样没用。”

  刘嚣看不下去了,从身边人的手中拿过一把短剑,直接插进了莫坨人的后腿,顿时鲜血四溅,而这头也不知道真晕假晕的莫坨人桀桀叫着,痛的直接打了个挺坐了起来。

  “你看!我就说他是装的。”

  众人:.......

  你这么一剑下去,就算病入膏肓的人都能回光返照好吧,和他装不装根本没有关系。

  可怜的莫坨人目光中充满恐惧的看着刘嚣,刚才就是这个人类,直接用猛冲过来,用肩膀将它撞晕在地,它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好了,进了贼窝了,周围全是人类,自己八成要交代在这里了。

  刘嚣先用原点语言和它对话,发现这头莫坨人完全听不懂,于是改用莫坨人的语言和他对话。

  “回答我的问题,不回答就立刻死,骗我被我发现了也一样。第一个问题,除了你之外,还有多少莫坨人在烟纱湿地?”

  一开场就直奔主题,刘嚣也不想浪费时间。

  “几百,有!”莫坨人双眼看着自己被扎穿的大腿,深知这位可是位狠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所以回答的没有任何犹豫。

  “这些人在哪?”刘嚣紧接着第二个问题。

  莫坨人没说话,但举起手臂,指了指西南方向。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第三个问题奉上。

  “能晶,挖。”莫坨人老老实实交代。

  可它所说的答案却让刘嚣大吃一惊。

  “它说它们在西南方向还有几百人,都在挖灵能结晶。”

  刘嚣将信息告诉众人。

  “挖能晶?这里有能晶矿?”

  “湿地里居然有能晶矿?!”

  “怪不得莫坨人不愿意离开这里!”

  在这几天与刘嚣的接触中,大家对能晶未来的作用有了大致了解,也知道能晶的珍贵价值不仅仅是可供生物蜕变使用,更是在各个界域通用的硬通货。

  “你觉得它说的可信吗?”李天甲凑到刘嚣身边,他更在意潜在的风险。

  “应该可信,之前我就有所怀疑,莫坨人为什么留在亚丁界,而且要驻守着坠星天眼和烟纱湿地两个位置,既然天眼内有血樱花瓣和能晶,那烟纱湿地内就很可能有同样价值的东西需要他们守护。看来这里真的有能晶矿脉。”刘嚣沉声回答。

  “能晶难道和矿石一样蕴藏在地底?”叶珊不解问道。

  “这个我也不确定,之前在亚丁城,就有人怀疑过莫坨人找到了能晶矿,但之后他们跟踪调查后,却否定了这个猜测,或许烟纱湿地的独特地貌让他们的调查没有结果,他们曾说过,能晶矿周围会受到较大的影响。”刘嚣回忆起诺尔思和他说过的话。

  “来都来了,到底有没有能晶矿脉,去了就知道。”

  众人都没有异议,如此财富,再加上对上的是老对手莫坨人,这让所有人都跃跃欲试,根本不带怕的。

  一拳将可怜的莫坨人敲晕,看在它比较老实的份上,刘嚣也留了它一条小命。

  团队转向西南,向老朋友们最后的老巢进发。

  行出四五公里后,地面开始有了变化,翠绿色的浅水草垛大面积枯死,水滩也仿佛被晒干了一般干涸。

  李天甲看了看刘嚣,意味明显,这应该就是能晶矿脉对周围地貌的影响。

  刘嚣微微点头,示意继续前进,估计快到地方了。

  地面上开始出现被人为挖掘后的痕迹,还有散乱的三趾脚印,看来已经到了莫坨人活跃的区域内。

  右臂高举,刘嚣示意噤声,聆听和风动双重感应能技之下,几处声响和空气波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2头,不,3头。

  距离不远,200米左右。

  如果是他自己一人,估计此时已经冲过去了,但现在是一个团队,既要降低战斗减员的危险,又要让团队得到锻炼,说实话,刘嚣还真不在行。

  和李天甲轻声交流后,队伍开始原地结阵。

  半圆形的阵式很快组成,从结阵的效率来看,这几十人可谓训练有素了。

  刘嚣居于阵中,见一切就绪。

  血箭凝聚,弦动箭出!

  血箭宛如一条红线刹那间没入浓重的雾气中。

  所有人都注视着箭矢消失的方向,等待着随时可能冲出来的莫坨人。

  弓弦响了六次,雾气中无声无息,每个人都紧紧攥着手中的兵刃,全神贯注。

  直到身后传来刘嚣略显尴尬的话语。

  “额,好像都射死了......”

  集体破功......

  三头莫坨人的尸体被一众人围在中间,每头身上都有两个碗大的窟窿,虽然中箭位置不算致命,但这冲击伤害也太恐怖了些,其中一头是右臂中箭,整条手臂都炸开了一般,只靠皮肤挂在身体上。

  每个人见到这样的伤势,无不倒吸冷气,之前听说了刘嚣的种种,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他的厉害,在完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6箭就射死了百米开外的3头莫坨人,很明显,这三位在被射中的瞬间就暴毙了,连呼救都来不及。

  其他人在执着于莫坨人的死状之时,刘嚣却在观察它们倒地周围的地面。

  土层被翻开,还有3个半米多深的土坑,现在在死前,这三位正挖好三个深坑,从深坑中土质情况看,不仅仅是表层的湿土完全干涸,地面下也是一样,而且植物的根系也完全枯死,他低身拾起一截干枯的草根,焦黑的根系半空中随风崩碎,化为灰烬飘散。

  为什么灵能结晶的矿脉四周,会有这种异象?

  刘嚣不解,这片区域更像是被一场大火从里到外持续灼烧了很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