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原点纪 > 第一百零一章 三军孤岛
 
  怎么想怎么不对,在自己的印象中,但凡游戏里的魔法师,可都是指哪打哪的,仿佛释放出的魔法都长了眼睛,自己就冲着敌人去了,为什么在原点,连将元素射出去都变得这么难,更别说自带跟踪了!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超出自己认知的底层法则存在,但那又是什么呢?

  血水凝聚,一支血箭搭在弦上,应声而出。

  迸射出的血箭在离弦后瞬间化为火箭,在夜幕中划出一条笔直的火线,最终扎进远处的浅水坑中,那落地的刹那,周围的浅水居然也燃烧起来,根本不顾所谓水能灭火的物理学概念,就这么转瞬间被火焰蒸发。

  【任平生研悟火源箭技,火箭。】

  【火箭,火源主动箭技,射出火焰箭矢,对目标造成灼烧伤害】

  果然,火元素借助箭矢这个媒介传递出去就没有任何问题,可在没有媒介的情况下,就有点坐蜡了。

  在之前,为了将灵觉能技的本质应用在血源能技上,刘嚣也是苦闷了几天都没想出其中玄妙,这次又遇见了让他头疼的难题,出现问题,感觉自己能解决,但实际进展却是寸步难行,这种感觉让他感觉买了双新鞋结果刚出门就踩了坨狗屎一般难受。

  不过,至少自己更加确认了灵能和元素之间的关系,元素能技的基础在于灵能,元素本身只是一种能量形态,只有通过灵能才能发挥出各自的作用。

  岩源能技更多在于控制岩石的形态和移动,而火源能技则在于释放火焰的热量和燃烧。若要将两者的威力有效发挥出来,就在于灵能通过什么方式与元素相互组合,相辅相成。

  夜幕下的烟纱湿地,就显得有些名不副实了,草垛不再喷发武器,也就没有了白雾笼罩,天地间真就是一片辽阔无垠的浅水滩,栖息在这里的动物其实不少,或许是因为这里没有高大的灌木只有遍地花草的缘故,原生动物的体积都不大,而且绝大多数都没有攻击性,听见岩浪的轰隆声,早早就逃得没了踪影。

  除了一种名为草虱的虫子,这种虫子将粗壮的身体埋藏在泥土之中,地面上只露出半个脑袋,脑袋看上去和一般的草垛没多大区别,但只要你踩踏上去,就会直接被它如吸盘一般口器吸入腹腔。

  刘嚣是没这个福气尝试一下草虱的吸附力,但岩流所过之处,倒是误伤了不少这种湿地杀手,时不时就会听见一些滋滋的惨叫声,然后就看见一头2米多长的虫子被顶出地面,垂直向半空飞去,然后重重的砸落地面。

  但这些也只是慢慢长夜中的一点小插曲。

  如此向西行了半个地球日的时间,视野尽头终于出现了山岭的轮廓,一座大山挡住了湿地继续向西扩张的去路。

  迈入山岭的那一刻,也算正式进入了岚谷,与此同时,中枢发出提示,岚谷属于战争领域。

  这就有趣了啊!

  岩流在山区就无法施展了,刘嚣化作一道黑影,窜入密林之中。

  ......

  中枢既然提示岚谷目前处于战争状态,那也就意味着至少有两个种族正处于交战状态,而且人数不会少。因为在烟纱湿地和坠星天眼,他们在和莫坨人的局部战斗进行中,中枢并没有将区域判定为战争领域。

  这也说明在岚谷发生的战斗,无论在破坏强度和参与战斗的人数上都达到了相当的程度。

  另一方面,刘嚣也在风蚀雅丹中直面沙虫与玖阴之间的遭遇,当时也没有战争提示,这侧面预示了本土生物与试炼种族的大型战争也不会被评定为战争领域,只有试炼种族之间发生大规模战斗,才会有此一说。

  不过岚谷多山,谁知道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干起来了,至少目前是没看到有任何战争迹象。

  夜幕下的密林中,一道黑影稍纵即逝,只有落地的枝叶被气浪碰撞出枝丫的晃动声。

  夜晚是夜行生物的主场,同样也是刘嚣的。

  面对黑暗,人都会有一个逐渐递进的过程,一开始是因为未知而害怕恐慌,接着会因为对周围的熟悉而变得泰然自若,当人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时,黑暗又会成为一种激发出内心另一面的催化剂,这另一面并不是暴虐或弑杀,而是一种无所不能的支配感。

  其实在地球时,刘嚣就常会在夜晚的小路上产生这种奇怪的错觉。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往往一辆车灯照过,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不过在原点,这种感觉就会被无限放大!而且它已不是错觉。

  整座山体都没有寻到悲泪花的踪迹,刘嚣登上顶峰,在最高处俯视岚谷。

  岚,即为山中的雾气,亚丁界的区域名称往往以其特殊地貌得名,不过夜枭视界下,山中并没有很明显的雾气,或许和烟纱湿地一样,会在白日出现也说不定。

  岚谷确实是由连绵山脉组成,放眼望去,至少还有十多座比自己更高的山峰树立。

  众山环绕之下,是一片狭长的谷地。

  当然,所谓的狭长也只是从他所在的高度来看,这片山谷被之字形的河流一份为三,最显眼的,是这之字形河流的中心点有一座孤岛,孤岛与三面河岸都不相连,距离实在太远,刘嚣看不清岛上具体有什么,但至少能看见整座岛上长满了大片花丛。

  记得塔尼娅提起过,在一条河流中心看见过大片悲泪花,刘嚣确信,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不过呢......

  这孤岛的三测河岸,此时有两侧正被无数火焰照亮。

  而唯一没有泛起火光的一边,则在远处光芒的折射下也显出蠕动的反光。

  好嘛......

  自己要找的东西,居然是在三军会战的中心点!?

  你们是找不到地方好好打架还是说要抢我的花?

  请问你们有血樱花瓣吗?抢花有意思吗!

  这搞的不尴不尬的,你说你们打吧,现在一方一边,都守着河岸,谁先下河谁明显要倒霉,就这么僵持着?那我急啊,我可没空陪你们玩你愁啥,瞅你咋地的无聊游戏。

  我也真的是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