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港片世界当警察 > 第十三章 去而复返
 
  “波哥,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们刚一走出宿舍就碰到了满脸阴沉的耿波,看到耿波王小明惊喜的问道。

  耿波能够去而复返他自然是很开心,不过也担心耿波是忘记拿东西了才回来。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下来陪你们度过难关,大家同事一场我总不能不出一份力…”

  勉强的露出微笑,耿波一副大义禀然的说道。

  不管其他人信不信,反正王小明是信了、一脸的感动。

  耿波在海边等了半天也没船来,问了之后才知道今天没船了。

  这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般的落在了他的脑袋上。

  不甘心之下他就去找了村民想要看看有没有船能送他离开,然而因为他只有一个人、身上的钱又不多人家打死都不愿意出船。

  软磨硬泡了许久,承诺到了市区就取钱给他们人家都不愿意、他也就只好回来了。

  再墨迹下去就到晚上了,既然今天没办法离开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准备点朱砂保命。

  考虑到这样他也就回来了。

  “太好了!我们现在准备去用昆西法医的仪器…波哥你也一起来吧。”

  王小明现在感动的不得了,殷勤的接过耿波的行李邀请道。

  “你们去吧,我还没吃午饭。”

  “吃了饭我还要准备点朱砂备用,咱们分头行动。”

  拒绝了王小明的邀请,耿波可是知道水鬼今晚就会出现。

  只是他记不清水鬼是今晚附身的还是明天晚上了,不过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如果是明天晚上那他还有机会离开,要是今晚他可就得小心点了。

  听到他的话几人也不强求,跟着昆西便去寻找女鬼的尸骨了。

  耿波也没骗他们,吃了饭就到村子里四处购买朱砂。

  没有钱大家都不熟也不可能借给他,毕竟这些村民一直靠着游客做生意并没有什么民风淳朴。

  有着金钱开道还是很顺利的,天黑前他就收集了不少的朱砂。

  足足装了两个酒瓶还有一点剩余,装不下的他就用水融了装进水枪里。

  这是他在村子里的小卖铺路过看到的,水压还可以也就买了两个。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做了个简易枪套放水枪,耿波自言自语道。

  试了试还不错他就带着一瓶朱砂去了警署,平常都是在警署吃饭今天他却不会在警署吃晚饭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今晚水鬼就会在警署把署长拉进海里淹死。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偷偷的在署长身上抹上朱砂,至于能不能救他一命就要看天意了。

  至于救他也不是耿波良心发现,只是想要看看如果署长不死水鬼还会不会附身害人。

  “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到耿波署长自然是疑惑的询问。

  “今天没船了,我准备明天再走。”

  笑着敷衍了几句署长也没多问,待了一会儿耿波离开时偷偷的把朱砂涂抹在了署长身上。

  眼看天就要黑了他可不想多待,出来后急匆匆的就往宿舍跑。

  在身上也涂抹了朱砂他才开始准备晚饭,简单的炒了两个菜就开始吃了起来。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晚上还不知道能不能有时间休息自然得先填饱肚子。

  身为一个吃货,死也得是个饱死鬼。

  身前摆着关二爷,脸上抹的一道一道的、如果不是红色的话还真像特种兵脸上抹的伪装颜色。

  吃饱喝足以后他就全副武装的坐在这里等待,为了预防水鬼会关灯、他还准备了无线夜灯。

  只是虽然挺亮的却只有一个,也就只好多准备了几个手电筒备着。

  房间的灯光都打开,耿波已经昏昏欲睡了也没听到什么动静。

  “快跑!”

  就在他以为今天水鬼不会出现了的时候却听到了美女沙展的声音,正在疑惑就看到他们狼狈的跑了进来。

  “怎么,这是怎么了?”

  拔出水枪,耿波皱眉道。

  “署长被水鬼附身了…”

  喘着气,王小明开口解释道。

  他们一回来就遇到了水鬼,因为耿波在署长身上涂抹了朱砂以至于水鬼无法拉走他、也就拖延到了王小明他们回来。

  只是在他们的一波操作下署长身上的朱砂掉了,最后只能被附身了的署长追的他们鸡飞狗跳。

  听到他的解释耿波除了无语也没办法,只好用水枪对着他们一人喷了一点朱砂。

  他可是知道水鬼可以隐藏的,有了朱砂至少能保证他们不被附身。

  “你干什么!”

  被耿波用水枪喷水,美女沙展生气的跺脚恨不得上来给他一巴掌。

  毕竟刚刚还被水鬼追呢,现在也不知道水鬼走了没有自然是心情不好。

  水鬼把他们追进屋子就不见了,这让耿波心都提起来了全神戒备着。

  “这是朱砂,可以辟邪防鬼附身的。”

  老爷虽然没有什么道行,可活的久了知道的也多一点。

  用手沾一点看了看就拉住她解释道。

  “你们离我远点,大家保持三米的距离。”

  耿波现在就连解释都欠奉,他们虽然还不是太坑却也算不上什么好队友、所以为了手中神像不出意外他也不得不大声喊道。

  老爷身上有护身符,可以说是他们之中最淡定也是最安全的一个了。

  所以听到他的话又看了看他手上的关公神像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美女沙展这时却是因为他的话生闷气了。

  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倒是让耿波松了一口气。

  目前看来这个美女沙展才是最坑的,王小明至少还算是打酱油而已不开腔不出气的老老实实。

  “老爷,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杀死水鬼?”

  全神戒备的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水鬼出现,耿波看了看老爷严肃道。

  身手对鬼可没有什么用,而且这只水鬼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孤魂野鬼。

  “我也不知道方法…”

  听到他的话老爷一愣,想了想还是摇头道。

  他也不是道士,只是听得多了多少知道一点小手段罢了。

  失望的摇了摇头,耿波也是叹息不已。

  没有办法消灭总归是个麻烦,即便是暂时赶跑了也于事无补啊。

  努力的在脑海回忆以前看过的恐怖片,主角是怎么消灭厉鬼的。

  然而脑海却老是蹦出九叔林正英的形象,桃木剑唰唰的就解决了。

  再不行就画符金钱剑什么的,反正就是对他来说没什么用。

  驱散脑海的胡思乱想,耿波暗暗决定如果这次能活着离开一定要去拜师学两手。

  再不济也得买几张货真价实的护身符带在身上才行。

  面对鬼的无力感实在是让人难受,空有一身的武力却对鬼没有什么用。

  突然之间房门打开,听到声音几人纷纷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

  衣服倒是署长平时穿的警服,只是模样却完全大变样了。

  “这就是被附身的署长?就是那个、嗯,水鬼?”

  看到这模样耿波忍不住的询问,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叫署长还是水鬼。

  “嗯。”

  几人昆西拿着电棒其他人只能赤手空拳的面对水鬼,全都神色紧张的盯着水鬼也就只能点头回答他。

  “这是吃了海绵吗?”

  看了看对面肿了一圈已经发白了的署长尸体,耿波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波哥,都这个时候就别开玩笑了。”

  听到他的话王小明苦着脸道,这个笑话可一点也不好笑。

  他们就是被他给追的鸡飞狗跳,好不容易才跑回来宿舍。

  水鬼这时候也是没办法,再拖下去天都亮了。

  他还想换个人来附身陪他们玩玩,然而村子距离这里还是有那么远、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乡下。

  而乡下可是家家户户都有贴门神的习惯,不少人家里还有其他什么的画像他根本就进不去啊。

  以至于拖了这么久,他还是用了这个身体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