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逃荒路上逃荒忙,逃荒的我嘎嘎狂 > 第194章 张献江倩
 
此时江倩正坐张献对面那房间。
中间是大堂,张献开着窗正在桌边坐着。
老神在在的。
江倩男装打扮,坐对面,装似无意看着呢。
直到对面看见张献喝了茶水,倒趴在桌上。
江倩才起身过去查看。
先关窗。
然后才把张献翻了个头。
眼睛闭着。
嘴唇红润。
“就你是吧?就你事多是吧?”
江倩照着张献的脸轻拍了两巴掌。
然后把袖口带来的相宜欢放茶杯里,伸手搅了搅,就捏着张献的嘴巴往里面灌。
刚捏开嘴巴往里灌了一口,男人的眼睛就睁开了。
满眼清明。
“你给我喝的是什么……咳咳……”
“……没什么!”
江倩被吓的杯子都没拿稳,就扔桌子上了。刚想跑,男人已经迅速伸手抓住了杯子一个使劲江倩被捉住了,不仅如此,剩下的半杯水也被张献快速的倒进了她嘴里。
反抗都没来得及……
就呛着咽下去了。
“现在你也喝了毒药……把解药拿出来!”
“你!唔……”
江倩已经被张献掐住了脖子。
两人又急又气的面红耳赤之时。
江倩直觉不好。
已经开始又热又燥。
张献也是。
随后更是一脸不可置信。
“说!你……到底……”
“你急什么……急啊!你怎么没晕的……”
“我根本就没喝!”
“!”
天地良心啊!江倩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关键她怕别人碍事还吩咐下去了,这间房再吵闹都不允许有人进来!
本来还想进来给他灌了欢宜药再出去给赵个大姨进来呢!
没想到……
“说!”
“呜呜……松……”
“……”
张献看着对方被掐的说不出话,也尽力压制自己心里的躁动,松快了些对方的脖子。
“不是毒药。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
“你叫!”
“……呜呜呜……”
江倩伸手怎么也扒不开对方的手。
力气也是真大!
“你到底想干啥!”
“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
身上越来越奇怪了,身下也越来越奇怪了。
她的脖子……好凉……好……舒服……
“没,不是毒药,就一点催……催……啊!你干什么!”
“哗啦——”
不知道该说江倩点背还是什么。
一晚上整整一晚上!
江倩疼了一晚上!
看似文文弱弱的,实则跟头牛似的不得章法!
江倩最初想逃,后来被迫,再后来的控制不住自己。
不仅仅是江倩。
事情毁就毁在,是张献先中的招。
药效上来了。
张献力气大。
而且江倩的药是从万花楼老鸨那买来的。
专治烈性男女……
江倩怕张献不中招还特意买了没有解药的那款……
江倩醒的时候天都亮了。旁边人还在睡。
江倩却出奇的冷静。
看着床顶。
不知道在想什么。
没有歇斯底里的吵闹。
想了一会。旁边人还没醒。干脆一个人起来,穿好衣服鞋子出去了。
江倩关门的那刻,张献眼睛睁了。
分明清醒的很……
一刻钟后,张献穿戴整齐的出了百花阁的后门。
江倩现在心里挺复杂的。
在现代还好,但是在古代,……她和谢珩川是万万没有可能了……
事情怎么会发生的这么离谱……
张献她都没见几回。
怎么最后是自己中了招……
回去洗了几遍澡。就躺床上发呆。
她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说真的,她经历过末世的毒打,清白这回事,她根本没放心上,只是谢珩川如果知道了。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之前追着他跑。
现在……
要说怪张献吧……
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药是她拿进去的。她主动灌人的。
最后这叫什么?
自食恶果?
“砰砰砰!”
江倩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气谁了。一顿死砸床板!
关键是还是她第一次啊!
之前怎么和谢珩川暧昧都没到这一步啊!
也不是她不愿意,是谢珩川不愿意……
“罢了……罢了……去他奶奶的吧……”
躺床上气了半天的江倩,最后干脆不想了。闷着被子就睡了。
……
半个月后,江倩正百无聊赖的在百花阁三楼饮酒。
窗户外面就是热闹的街道。
江倩依然收集情报秘密让人给谢珩川送去。
只是自己再也没有出现在谢珩川的酒楼。
没有出现在他的附近。
没有再去打扰。
有些事本该大家都明白的。
她也不愿装聋作哑。
“咚咚咚……”
“进。”
“老板……张大人来了。”
“……让他滚。”
“张大人说,你不见他。他不走。”

“让他死在门口吧。”
“是。”
门再次关上。
江倩准备再拿起酒杯的手还是放下去了。
大人的错……
和孩子有什么关系……
她孤身一人,在末世,在这个世界。
现在居然有孩子了……
推出了半个月的大姨妈,今天去医馆看了。
果然是怀了。
只是月份小,要不是老大夫,都摸不到脉。
这个孩子来的,江倩有点措手不及。
“孩子……你……都是命吧……”
江倩摸着肚子……平坦的小腹,自己的心却比任何时候都平静。
“咚咚咚……”
“谁?”
“小姐,张大人说今晚一定要见到您。不然明天百花阁必关门。”
“……让他进来。”
两分钟后,张献进来了。
婢女关门出去。
张献眼神复杂的走近江倩。
“我娶你。”
“……张大人不会是来我这说笑的吧?”
江倩略带讽刺道。
“我已告知祖父,父亲。愿意娶你为妻。”
“为啥?
就为了睡那一觉?”
“……不管你之前或者现在心悦谁,既然你我做了那等子事,那……必然要对你负责。”
“说的好听。
你怎么不早些来?
都过了多少天了?想的如此之慢?”
“我查了。
你经常接近……谢珩川。
他是什么人,你我自然清楚。
想必你我也知道,你追求了谢珩川这么久,对方也不愿意娶你。
之前的事都可以不提。
孩子……
不能没有父亲。”
“砰!咔嚓——”
杯子照着张献砸去,砸中了对方的脑袋,摔落地上,碎了。
“在你做事不讲章法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过各种后果。”
“滚!”
“……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如若嫁我,凤冠霞帔迎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