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无上丹修 > 第425章 生死赌约
 
在连续躲开几次之后,他吃下了几颗应激丹。

立时感觉体内灵力如大江大河一般咆哮着澎湃着,如野兽一般,吼叫着,冲撞着。

“盘古神力,碎空!”

莫奇将手平举,手中有一个白点凭空而生,紧接着白点迅速膨胀,变成一个白色光盘,极速地旋转着。

光盘的外沿有齿,旋转之间,将周围空气都切割得嘎吱嘎吱响,还有火花四溅。

带齿的光盘脱手而出,打向对面的水冰。

正好对面的白色电光也旋转着呼啸而来。

两者终于相撞。

带齿的光盘极速旋转,逆流而上,边上的齿便层层撕裂着那层层电光。

就见电光像火花一般地向四面八方飞溅而出,光盘持续飞出,不断啃噬着那源源不断的电光。

电光火花不断喷溅,刚开始像花雨散落,后来逐渐形成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将莫奇和水冰两个人的身形都笼罩其中。

只听得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只看见白色瀑布不住地飞洒。

周围的人都紧张地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中间。

却又什么都看不见。

“到底怎么样了?”

“谁赢了?”

“谁占据优势啊?”

“真是急死了!”

片刻之后,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仿佛天崩地裂,仿佛江河决堤。

白光猛然向四处喷溅而出,而后下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光雨。

两条人影从那光雨中穿出,只不过一个是飞出去的,另一个是跌出去的。

当人们定睛看时,惊呆了!

站着的,居然是莫奇,而跌出去的是水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莫奇立刻飞身过去,从她腰间取下储物袋,正要从里面拿出自己的东皇钟,水冰突然睁眼,抱住了莫奇的双腿:“不准拿我的东西。”

莫奇干咳一声:“我只是拿回我的东西。”

“不是说好了吗,打完比赛我就还给你。”

“可是,现在不是打完了吗?”莫奇感觉莫名其妙。

“没有打完,你不还有一场吗?”水冰有气无力地说道。

她真的伤得很重。

原来,她的意思是,打完所有比赛啊!

“你这么做,用意何在啊?”莫奇感觉很纳闷。

你都输了,还管那么多干嘛?

“你不会真的要跟钟鑫铁他们沆瀣一气吧,如果是那样,我理都不理你。”莫奇气愤地说道。

“不是,骗取你的钟,也是我爹的意思,也是所有天空之城人的想法。”

莫奇心头一震!

不由得转过头去看远处的水万城,而水万城这时候将头扭过一边,在看另一个擂台的比赛,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这边的事情。

“那你爹是什么意思?”莫奇冷哼一声。

“我爹不希望你赢。”水冰毫不隐瞒。

我去,这也理直气壮?

当我冤大头啊!

“可是我想赢,所以我不能把东皇钟给你。”莫奇冷冷说道。

这时水冰猛地一阵咳嗽,吐出一口血来,双手仍然死死抱住莫奇的腿:“你不把钟给我,我就不放开,除非你杀了我。”

莫奇抬眼环视一圈,见许多人惊讶地望着这边,遂又低头说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堂堂一个公主,不要撒泼好不好,要保持你的端庄形象。”

“你要是不给我,我不但要撒泼,还要说你非礼我。”

明明是你在非礼我好不好?

今天怎么遇到这么一个又蛮又泼的人?

这比令狐小仙、葛湘还让人头疼啊!

莫奇无奈,只得长叹一声,将储物袋又交还给她。

同时,还给了她一颗疗伤丹。

水冰将储物袋收起来之后,才放心地吃下丹药。

莫奇没心思看她复原,说声:“记得你说过的话”,转身走了。

莫奇一个人回到备战区,陈将军早就输了,不过这时候他还站在人群里观战。

莫奇时不时地就看他一眼。

陈将军偶尔会对上他的眼神,不由得老脸通红,感觉自惭形秽。

但同时,他也觉得,莫奇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最后一轮,因为,整个天空之城都在针对他。

这一点,莫奇也感受到了。

他坐在那里,就感受到周围无数仇恨的目光,像箭一般地,恨不得将他射穿。

但他心中的倔强,让他用同样锐利的目光,一一回敬他们。

不来则已,既然来了,我就要赢!

最后一场,很不幸地,莫奇对阵钟鑫铁。

天空之城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他们觉得,莫奇是匹黑马,黑马需要最厉害的老虎来收拾。

而钟鑫铁就是最厉害的老虎,他的修为刚刚步入金仙初期,是所有选手里面修为最高的。

莫奇手里如果有东皇钟,大家还有所忌惮,但他现在失了东皇钟,他屁都不是,钟鑫铁对付他,一定是手到擒来。

钟鑫铁也感觉胜负早就注定,一上擂台,就迫不及待地环视四周:“诸位做个见证啊,我与这位莫奇兄弟之前有个赌约,今天比试,既赌输赢,也决生死。”

周围响起一片欢呼:“我们知道,我们都给你做证人。”

观众席上,水冰前一刻还在欢笑,这时笑容僵在脸上,她感觉,自己中了什么人的圈套了!

水寒冷冷地看着她,眼中竟有杀机隐现。

不过她只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她也要去参加最后一场比试。

莫奇冷冷地注视着钟鑫铁:“你是恨不能早点死啊!”

钟鑫铁哈哈大笑:“口气不小!你有什么本钱说这样的大话?你那口破钟让你有点找不到北了。我告诉你,别说你现在没有钟,就算你手中有钟,你对上我也毫无胜算。你侥幸杀了王天师就让你信心十足了?如果当时王天师有足够的心里准备,他完全可以避其锋芒,然后伺机反杀,他有足够的碾压之势。”

诚然,他说的有些道理。

但是,谁又敢轻易去尝试呢?

莫奇冷哼一声:“如果你们那么有信心,为什么处心积虑地抢走我的东皇钟?现在钟不在我手上,你怎么说都无法验证。”

钟鑫铁滞了一下,随即把手一挥:“我懒得跟你废话,反正一会儿你都是一具死尸,我跟死尸较什么劲?”

言语中,钟鑫铁祭出一个树枝形状的法宝,他将那树枝在空气中一展,便有无数树叶掉落,树叶在空气中不规则地旋转着,带起风吼之声,打向莫奇。

树叶在半空中摩擦空气,不断虚化,及至后来,成为一道道残影,而那道道残影又连接起来,形成一把巨型的剑,向着莫奇刺去,冷冽的风随之刮了起来,吹得人激灵灵直打冷战,好似冷剑扎到了骨子里。

莫奇祭起乾坤圈,猛然掷出,嗡一声,乾坤圈猛地暴涨着向前,剑影呼啸而来,叮一声,竟然发出有若实质的金铁交鸣之声,好似乾坤圈打在真剑上一般。

光气碎裂,瞬间弥漫满空,空气一阵震颤,乾坤圈受不住撞击,猛地倒飞而回,撞向莫奇。

因为那剑影随后就杀到,莫奇只得强行去接那乾坤圈,强横的力量传来,仿若一座大山的拉扯力量,几乎当场将他的手臂从肩膀上扯掉。

他强忍剧痛,身体随着往后倒退,噔噔噔一连退出去几十丈的距离,才勉强站稳身形,而这时剑影已经直逼面门而来。

“啊!”

莫奇大吼一声,将全身力量释放出来,乾坤圈猛地被抽回来砸在那剑影上,轰然一声巨响,大地都震颤了一下。

看台上的人立足不稳,纷纷倒在地上。

剑影迟滞一下,就地粉碎,化为灰灰。

而莫奇的身形合着乾坤圈倒飞出去几十丈,才轰然一声落在地上。

已经直接落在了擂台之外。

按规则,莫奇已经输了。

裁判站起身来准备宣布结果。

但钟鑫铁立时向着裁判打了个手势,摇了摇头。

裁判又坐了下去。

是的,要让他死!

这时,远处的水冰眼中不觉噙出了泪水。

我不知道,可是我悄然之间成了刽子手!

而这时莫奇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忍着全身剧痛站起身来,吃了十颗应激丹。

体内灵力迅速爆发!

似火山岩浆一般地爆发!

似神来之笔,他将左手前伸,右手缓缓从前往后拉动,便在他胸前的位置,出现了一副弓箭虚影,箭只有手指粗细,却似乎蕴含了毁天灭地的气息,周围观战区的人都看得心中大是震颤。

“那是什么?”

“天弓地箭吗?”

“不是,天弓地箭怎么会是虚影呢?”

“可是,它散发出来的威势,除了天弓地箭还有谁?”

钟鑫铁完全不屑一顾,仍旧把那树形法宝展在空中,轻轻一摇,又有无数树叶掉落,在空气中旋转,虚化,继而凝成一道剑气向着莫奇打去。

莫奇将弓拉到极致,整副弓箭都铮铮作响。

弓弦的边缘流光溢彩,火花四溅。

呛一声,那箭穿空而出,像是一艘快船破开巨浪,往前冲刺。

片刻之后,箭终于撞在那剑影上,轰然一声,箭和剑影都同时化为灰烬消散。

而莫奇和钟鑫铁都同时受到反噬,往后退了几步。

周围传来一片惊叹:“这莫奇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总能与比他修为高的人有一战之力!”

“是啊,这太诡异了!”

“有点意思!”钟鑫铁看着莫奇,眼中露出嗜血的意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