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开局成婴,父母竟是杀马特鬼火? > 第198章 谁让你来这拦人的
 
“不可能,但凡是我送进来的人,我都会考察一个晚上,而且我能感受到对方的内心想法,至今从未出错!”星月摇头说道:“既然他们说我,送进来的人,吃了人,我要知道,是谁吃的,又是吃了谁!”
“小坚强,你若是不想去的话,就和老吊爷他们,在这里等着姐姐,好不好!”
“等姐姐,弄清楚了,再来找你们!”
曹坚强叹了一口气:“既然,星月姐姐要去,那我陪星月姐姐去,我信不过,那些个人,以道德为名的绑架,到时候,只会让星月姐姐,束手束脚!”
“好!那就一起去,无论他们对我是好是坏,终究见上一见的!”星月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逐渐变得冷了下来。
队伍中,气氛变得沉重了几分。
就连老吊爷的眉头自从听了小坚强的话,就没展开过。
若是,人族能在这阴山多上一处栖息地和旧城遥相呼应,自然是好事,可若是这底层民众的心变了。
到时候,可能连星月这个好苗子,都会遭受打击!
开弓没有回头箭,此刻老吊爷将所见所感,传给了沈青河,并问道:“我们是不是有些心急了,这阴山山神是,要不要缓缓!”
应天城隍府。
沈青河微微一笑说道:“不必,星月她自己其实已经有了决定!”
“啊?什么决定?”老吊爷不解的问道。
沈青河缓缓说道:“有没有可能是,有人需要伪装邪祟的人,去吃人!”
“老吊爷放心吧,这次无论是什么结果,应该都不会影响到星月的心境,大不了就是放弃阴山……星月来我应天,依旧有用武之地!”
老吊爷听到沈青河如此说,便放了心。
只不过,老吊爷没想到,即便是大灾之年,大家抱团取暖的时候,仍然有人想着一些别的心思。
……
片刻后,曹坚强便听到一串急冲冲的脚步声音,向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曹坚强:“他们来了!”
星月也听到了,加快了脚步。
3分钟后,两拨人相遇。
曹坚强瞧着对面7人,为首的是一个身高足有1米九的汉子,兽化人,足有B+级别,其他人也都有C级,全部带着武器。
那兽化汉子在曹坚强,老吊爷和朱巨力的身上打量着说道:“这阴山城里还有C级的邪祟啊。”
“星月姑娘,咱们这阴山人族,已经容不下更多的邪祟了,你带他们回去吧!”
“回去?”星月瞧着对方:“是你罗斌的意思,还是族长的意思!”
罗斌淡淡说道:“星月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这阴山人族,又不是你的后宫,你想塞人进来就塞人进来!”
星月:“告诉我,你的意思,还是族长的意思!”
罗斌眉头微皱:“星月姑娘,这是我们阴山人的意思,是不是,大家伙!”
“是!”其余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星月深吸了一口气:“我也是阴山人,我送进来人,也是阴山人。所以,你们的意思是,阴山人不要阴山人了!”
罗斌眉头紧皱,说道:“谁知道,他们究竟是不是人?”
罗斌话音刚落,星月厉声说道:“我是阴山人吗。”
罗斌嘴角抽了抽,叹道:“星月姑娘,你当然是我阴山人,只是,你送进来的未必就是了吧!”
“我也不瞒你,你送过来一个邪祟,吃人了。这事,族长说,不要惊扰你,你在外面很不容易,我本来不打算和你说的。”
“可是你这咄咄逼人的样子,要吃人哩!”
“阴山人族脆弱,经不起一点折腾。星月姑娘,若是你真心为了我阴山人族,不如断了外面的入口,你要进来,亦或者在外面,都行!”
“这伪装邪祟,我们不会在接收了!无论对方是好是坏!”
“并非是我们不信任你,只是,阴山人族,经不起折腾!”
“你若是执意要见族长,我带你去,只不过,他们,留下。”
罗斌指着星月怀中的曹坚强等人。
星月将小坚强抱了更紧了一些,说道:“当初,送人进来,是我和老族长定下的规矩,在没见到老族长之前,我不会听你任何的话,你只需要带我去见老族长就行!”
“至于,你说的伪装邪祟吃人,我和老族长谈。”
“你做还是不做!”
罗斌身子颤抖,嘴角抽搐,说道:“我若是不做,你待如何!”
“杀了我,还是放开了入口,让邪祟入了我阴山人族栖息地!”
“星月姑娘,你这般强势,一意孤行,将阴山人族安危全系在一人肩上,我罗斌便是死也不让。除非,你毁了那入口,不再出去,亦或者不再进来!”
星月笑道:“罗斌啊,你这是在激我?”
“你就不怕我真反了?”
“还是你吃定我反不了!”
“星月姑娘,莫生气,我弟弟就是这样的,他也是为了这阴山人族,激进了点!星月果然若是有反意,我这阴山人族早就不存在了。”

罗宾等人身后,悠悠传来一道阴柔声音,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被人推了过来:“那伪装邪祟吃人事态已经控制下去,想来也是星月姑娘,一时不察,才将那邪祟混入了我们之中。大家瞧着昔日好友被吃,难免心生怨念。”
“星月姑娘,还望理解。”
“我弟弟冲撞了星月姑娘,我替弟弟赔个不是!”说着,那青年强撑着身子,想要从轮椅上起来。
“哥,我错了!”罗斌当即搀扶着青年说道。
青年眉头一皱:“你和我说有什么用,和星月姑娘道歉!”
罗斌嘴角一撇。
青年抽了一巴掌抽向了罗斌。
罗斌这才不情不愿的冲着星月说道:“我错了!”
说完,转头就朝着罗天说道:“哥,我错哪儿了?”
青年扶着额头说道:“你错在不该故意激怒一个掌握着我们全阴山人族全族命运的人,更错在坚信一个人的信仰永远不会变,有些人为了利益,是可以改变信仰的!”
“若是星月姑娘真因为你这一举动,上了头。”
“你便是整个阴山人族的罪人!”
“啊?”罗斌闻言大惊:“哥,那丫头真叛变了!”
青年深吸了一口气:“她要是叛变了,你见到的就不是她了,而是邪祟了!”
“哥,你说的我都快要糊涂了。”
“谁让你来这拦人的。”青年缓缓说道。
“这,这,这……”罗斌挠着头支支吾吾了半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