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创世血瞳 > 第484章 滚出家门
 
就在他为此感到难过的时候,轩辕秩成也因此陷入极度后悔痛苦的情绪之中。

然而,时间很快就迎来了当天夜晚。

那一刻,他整个人都跟失去了灵魂似的,开始行尸走肉,思绪都乱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每踩一步都感觉跟踩到棉花上一样,身体都轻飘飘的,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一样,只能像个木偶一样,没有力气,跌跌撞撞的走进了自己家里。

现在的他有些无力,又有些无奈,只有将自己这幅没用的身体向家门靠上去,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给他带来一点心里安慰。

锦思看到自己儿子回来之后先是找了一块擦手的布擦拭了一下自己沾染了水液的手,见轩辕秩成一脸失魂落魄忍不住开口关心道:

“成儿,你回来了?看你好像不太状态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了?话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啊,你的朋友呢?今天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啊。”

“他不会回来了。”

轩辕秩成低着个头,一脸缺乏自信的表现,脸色充满了忧伤,而此刻,他已经被家里点亮的烛火阴影遮挡住了最为真实的表情。

他的声音如同蚂蚁,小声低语着,丧失了全部自信,音量小到他们几乎都快听不到了。

“不会回来了?什么意思?”

锦思的听力一向不差,她将轩辕秩成所说的一切都记在了自己脑海里。

“……爹,娘,我做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惹得他不高兴了。”

轩辕秩成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该如何开口才好,这要是说出来真相他们非得打死自己不可。

很有可能直接来男女混合双打。

“什么情况啊这是,你们两个吵架了?正常,男生嘛,吵架是在所难免的。”

轩辕昊焱作为过来人他都懂,更何况他身为男人,自然懂男生的友情,就连打架都觉得非常正常。

“……不是这个问题。”

轩辕秩成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要是不说出来自己心里憋的也难受。

再说了,父母迟早会知道真相的,这要是一直隐瞒下去被他们知道了反而会更生气。

“那是什么?”

轩辕昊焱更好奇了,甚至想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爹,娘,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轩辕秩成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有将这件事情的全部经过如实告诉了锦思还有轩辕昊焱。

轩辕昊焱听了以后勃然大怒,他表现得异常生气,就连这身体也是被气的发颤,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败家玩意毒打一顿!

他们一致认为这件事情是轩辕秩成的不对,他不该做出如此绝情的事,就算是再怎么样也不能糊涂到把人家的东西摔坏了,更不能摔坏人家母亲的遗物。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爹,我……我辜负了他对我的信任,弄坏了他生母的遗物,所以……他很生气,我……”

轩辕秩成已经失去了再继续说下去的勇气了,他明白,这件事情换做任何一个人也会生气的,哪怕是一个脾气再好的人都会因此感到气愤,更何况夏凡本来就是个善良的人。

“好哇!这下我听的真真的!你小子,家里出了这么大点事现在才告诉我!我跟你娘要是不问这件事情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们一辈子?你是要气死我跟你娘吗?这样就管不了你了!

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多伤人家夏凡的心啊!我一个外人听了都觉得有些恼火更别说是他了,我平时怎么教你的?你就是这样回报你爹我的?”

听到自己父亲的怨言,轩辕秩成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无论说什么感觉都不像话。

此刻的他感觉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填补他们二老现在的情绪。

“爹,我知道这件事情错的离谱,我也跟他道歉了,可他就是不愿意理我。”

尽管轩辕秩成已经说了无数次对不起,换来的却是对方的无视和不理解,还有那一双憎恨的眼睛……

“那是你活该!我要是他我这辈子都不会理你!”

轩辕昊焱的脾气也是上来了,说话都不经过大脑思考的,只要是自己想到的通通都说出来,更不会考虑到轩辕秩成现在的心情。

再说了,是这个小兔崽子的错,他没有必要照顾这个家伙的情绪。

“行了老头子,事已至此能怎么办呢?唉,我本来还想着等他回来做他喜欢吃的菜,可现在好了……”

“哼!这就是咱两教育出来的好孩子,你看看你,什么德性!没出息,碰到点事就这样,滚滚滚,滚出去!不要进这个家门了!没用的东西!”

轩辕昊焱说着就要赶轩辕秩成走,而他现在这个动作很明显就是要推搡着轩辕秩成离开。

另一方面,锦思也没有替轩辕秩成说软话,反而就在这一旁看着,任凭轩辕昊焱做主。

她认为,让轩辕秩成到外面吃点苦也是应该的,正好好让他体验一下流落在外被拒之门外是什么样的感受。

再说了,也不愁他没有睡的地方,这外面的树多着呢,随便找一个睡上去吧。

“爹,这是我家,您这是要干嘛啊?”

轩辕秩成对此产生不解,他的身体被迫拖走,而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试图反抗。

轩辕秩成摆出一副我人傻的样子,寻思着这好好的怎么还赶人走呢?不会是认真的吧?千万别啊!

此时的他想着:“爹这劲好大啊,完全比不过,比老夏的力气还要大,莫非……这就是做多了农活的力量吗?好强!”

“你还好意思问?格老子的,实话告诉你!在夏凡没有回来之前你就休想进这个家门!”

轩辕昊焱也是来劲了,只觉得火大,那一刻他的眼底中闪烁着无边怒火,只感觉看啥啥不顺眼,如同一个暴怒的东方雄狮,眉毛也是在他的怒气冲冲之下向上挑着,嘴唇向下咧着,显得异常可怖

他也没有再过多废话,只是看了一眼正在进行拼死抵抗的轩辕秩成,果断选择出手,干脆抬起右腿,直接用脚尖踢了一下轩辕秩成。

他狠狠的在轩辕秩成胸口上重击一次,将他狼狈的踹出了家门。

轩辕秩成的身体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后坐力开始不受控制的向后方仰去,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在落地的一瞬带来了轻微四起的烟尘,他还没有来得及感觉疼痛就看到了老父亲那张严肃的脸。

轩辕秩成正准备起来冲进家门,哪里知道还没有等到自己狼狈起身轩辕昊焱已经关上了家里的大门,不让他进来。

“爹,你来真的啊。”

轩辕秩成这才慌了神,手足无措,大脑一片模糊,连忙起身,也顾不上自己身上有泥土,想着赶紧进家门。

只感觉自己的思绪乱成了一团网,甚至还有雾水夹杂在其中。

好家伙,我才是你们亲儿子啊,怎么能这样对我啊!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把我赶出家门吧?

轩辕秩成一边敲着大门一边呼唤着。

“不然呢?你以为老子跟你开玩笑啊,给老子把他找回来,不然别想进门了,到外面住着去吧,别想着求我们!我跟你娘都不会心软开这个门的!”

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当真如此绝情,轩辕秩成彻底凌乱了,整个人都懵了,能做的只有连忙敲门,只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改变主意。

“诶,爹,爹!娘!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快开门啊让我进去啊,爹,娘,开门啊,我知道错了,爹!!娘啊!!!”

轩辕秩成已经竭尽全力去嘶吼了,却不曾想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身体被定格似的。

脸上的肌肉也一下子僵住了,纹丝不动,好比一块木头处在原地,整个人都傻了,差点就没有反应过来,双眸甚至成了豆豆眼。

完了,爹跟娘是认真的,他们铁了心的不要让自己进门了,这下玩大了,还不如让他们打自己一顿呢,现在好了,还被扫地出门了唉。

轩辕秩成这一波是真的崩溃了。

典型的有家不能回啊!太痛苦了,既然如此那就再哀求他们一件事吧。

“爹,娘,好歹给我一个枕头和被子吧,让我进去拿一下啊。”

“自己解决!”

让轩辕秩成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父母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反而认为这是他想要偷溜进来的借口。

“好狠的心啊。”

被逼无奈之下,轩辕秩成也就只有卷铺盖走人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自己住哪啊,总不能真的睡在树上吧?找华狐的话又拉不下这个脸,她肯定不会欢迎自己的,怎么办呢?

轩辕秩成突然感觉头大,绕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懊恼和心烦,不知如何处理才好。

就在轩辕秩成感到烦恼之际,突然察觉到了一股气息。

这股气息……没有办法确定是敌是友,在这里除了自己还有第二个人存在!

有人!

这一点是轩辕秩成可以确认的。

感受到这股气息,轩辕秩成本能的变的警惕了起来,就连周边气场都在他的驱使下变得阴冷了起来,除了这些还有起伏的杀意。

他,眸如俊狼,开始扫视着四周,不肯放过一寸,仔细勘察着,似乎正在寻找什么可疑的地方。

而他正在进行查看,似乎是在感受这股气息来源是否是敌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