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我有一张八道图 > 第九章 术道课
 
  众人为周全让开了一条路,看着他,不少人都是露出担心的表情。

  能把李甲揍成这样,周全的实力着实强悍,但是,这倒不是令人惧怕的重点。

  重点是,周全还是个“坏孩子”啊,这以后,他要是想恶搞谁,谁顶得住。

  “老周!你怎么这么牛皮?怎么弄的,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修炼方法!”看着周全从切磋台上走下来,何翼虎冲了过来。

  周全看了看何翼虎,然后说道:“特殊的修炼方法?就是早睡早起,多锻炼身体。”

  何翼虎愣了愣接着问道:“早睡早起?我每天十一点睡觉,是不是有点晚了,那我以后九点睡,你看行不……”

  周全瞥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六点睡觉最好。”

  “六点?六点不行啊,六点都没吃晚饭呢,怎么也得吃了饭再睡吧……”

  这时候,秃老师走了过来,面色有些凝重,看着周全说道:“周全,你的身体素质怎么回事。”

  周全还没说话,何翼虎倒是开口道:“我知道,每天早睡早起,多锻炼身体!”

  “一边去!”秃老师呵斥。

  周全摊了摊手,说道:“其实差不多就是这样,灵力进步慢,就只能多锻炼锻炼身体了,总得有一方面进步吧,以前也是没机会展露,今天倒是一鸣惊人了。”

  秃老师嘴角抽搐了一下,显然是不信,但也没有再追问。

  世界上什么人没?周全在炼体方面是个天才也可能,正如他自己说的,以前没有展露,别人自然也不知道。

  主要还是学院不注重这方面,现阶段,还是灵力修炼为主。

  其实,秃老师是觉得周全的身体素质有些出乎意料,但也不至于让他刨根问底。

  就像一个五岁孩子和十岁孩子,五岁孩子打过了十岁孩子,确实意外,但还不至于多惊奇。

  筑基期阶段,肉体强度相对来说,拉开的差距并不算太大,起码在老师眼里是这样的。

  秃老师不再追问,而是说道:“李甲家里不简单,你以后注意。”

  周全点了点头,这秃老师,虽然平时严厉一些,还喜欢体罚,但总体还算个好老师。

  至于李甲会不会报复的问题,周全没有太担心,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就算他带着小弟来找麻烦,自己也是不虚的。

  至于李甲的家庭背景,周全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因为学生之间的这点事情大动干戈,南华城的治安还算不错,倒也不担心半路被人阴了。

  切磋台那边,李甲在两个人的搀扶下走了下来,伤的有多严重倒是不至于,但狼狈肯定是很狼狈的。

  他恶狠狠地朝周全这里看了看,然后猛地挣脱了旁边人的搀扶,朝着教学楼的位置走了过去,虽然他已经尽量让自己走得自然了,但还是一拐一拐的。

  ……

  晚上,南华城体道协会内。

  一个体格健硕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脸色有些难看。

  突然,他把桌子上的一沓资料砸了出去,呵斥道:“你还好意思在这儿诉苦?”

  对面,被资料砸到的人,正是李甲,“爸,我……那个周全真的……真的不弱。”

  “不弱?你不是说他才筑基四层吗?再强能强到哪!前几天,被钟瑶那小姑娘打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今天,又被一个筑基四层的废物给揍了,我的脸都给你丢尽了,我好歹也是南华体道协会的会长,怎么有你这么个孬种。”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叫李开元,是李甲的老爸,也是南华城体道协会的会长。

  李甲脸颊发热,不敢再说话。

  “干嘛,还站在这儿干什么,等着我让人给你出气?你觉得我们体道修的是什么,是坚韧,是勇武,自己挨揍了,就自己去找场子,把东西捡起来,然后出去。”

  李甲把地上的资料捡起来之后,低着头走了出去。

  几分钟之后,李开元喊到:“来人。”

  一个青年人走了进来,“会长。”

  “去,查一下初级修者学院中的一个学生,叫周全,持续观察一段时间。”

  年轻人出去之后,李开元嘟囔道:“这个周全……难道是个体道天才?”

  ……

  几天之后,周全有些愁眉苦脸。

  这些天,李甲倒是没有再来找麻烦,让他上愁的是自己的修为。

  体道暂时达到了上限,同时,灵力修为也止步不前,他正考虑在其他道上研究研究。

  现在,除了达到上限的体道,也就术道的修炼有些可能了,毕竟看到了钟瑶凝聚火元素之力。

  可是,他根本接触不到关于术道的修炼方法,第一,他没有私教,第二,他也没有相关书籍。

  要说术道方面的书籍,学院的图书馆倒是有,可自己在学院的备案,应该还只是筑基三层,虽然先前被秃老师看到了突破,但自己还没有去备案。

  别说筑基三层了,就算是六层,也是没有资格去借阅术道相关书籍的,想要借阅八道的专业书籍,起码要达到筑基八层。

  而且,就算周全现在达到了筑基八层,他也不会去学院备案的,太嚣张了,这样的进步速度,恐怕会令很多人吃惊的。

  现在,唯一的途径,就是去请教钟瑶,或许可以了解到一些关于术道修炼的办法。

  可是,钟瑶那姑娘脾气可不好,自己又得罪过人家,纠结了好几天,也没敢去问。

  别目的没达到,再挨一顿揍。

  当然,现在面对钟瑶,应该不至于挨揍了,不过钟瑶可要比李甲厉害不少。

  再说了,人家如果动起手来,自己也不好还手,毕竟自己又不是去找架打的。

  想来想去,如果去请教钟瑶的话,八成会被拒绝的,甚至会被当作没事找事。

  想想吧,在人家眼里,自己不过是筑基四层,筑基四层的废柴,去问关于术道的问题,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虽然自己打败了李甲,这件事情学院已经很多人知道了,但是,术道归术道,跟你身体素质强不强,没有太大关系。

  课堂上。

  周全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如果再没有办法,自己就豁出去,找钟瑶请教请教,大不了被人怼回来,反正自己在学院的名声也已经不能再差了。

  这时候,讲台上的秃老师说到:“同学们,下午的时候,学院有一节公开课,是关于术道方面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听听。”

  周全一愣,嘿,这不是雪中送炭吗。

  可是,秃老师的下一句话,又给周全泼了一盆冷水,“要去的同学,下课来给我说一声,哦对了,筑基八层以上才可以报名。”

  筑基八层,这不是开玩笑的吗,自己就算不是别人眼中的筑基四层,但也只是五层巅峰,距离八层还远得很。

  这怎么办?对了,虎子不是八层吗。

  “虎子!下午的术道课,你去听一听吧。”周全小声说到。

  “啊?听那玩意儿干嘛,我又没准备走术道,而且,就我这脑子,术道也不适合我啊。”何翼虎倒还是有点自知之明。

  “没让你走术道啊,你去听听课,回来给我讲讲。”周全接着说道。

  “啊?你听那玩意有什么用,再说了,我也听不懂,回来咋给你讲。”何翼虎说。

  “这……你去听就行了,不用懂,就死记硬背,把老师讲的东西给我复述一遍,这总行吧。”

  “额……关键是,我也记不住啊。”何翼虎挠了挠头说道。

  “你怎么这么笨!能记住多少算多少,好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周全说道。

  这也是无奈之举,何翼虎这个铁憨憨,老师讲十句,他能记住一句都是好的了,其实,这也不能怪何翼虎,听不懂的东西,死记硬背确实有些难。

  下午的术道课,是毕竟少见的,以前从来没有过,当然,以前是一、二年级,自然不会有,现在初入三年级没多久,这应该是第一次关于八道专业知识的公开课。

  三年级之后,这种公开课应该还有,不过不会太多,而且,下一次可能也不是术道了,有可能是兵道、丹道之类的。

  当然,其他八道课,周全也想听,但应该都会有限制。

  下课之后,何翼虎便去报名了,虽然有些不乐意,但还是答应了周全的请求。

  周全在后排看着前面,何翼虎走到秃老师跟前,片刻之后,秃老师脸色有些黑。

  “何翼虎,你还真准备走术道啊,就你这脑子……当然,我不是说你傻,我是说你这体格,明显更适合体道!”

  秃老师的声音不小,周全听到了,有些尴尬,毕竟何翼虎是自己怂恿过去的。

  “老师,我好不容易勤奋好学一次,咋还不让报名了。”何翼虎有些不满,虽然自己也觉得自己脑子笨,但被别人说,还是有些不爽的。

  “算了算了,去吧,反正这种课也不多,就算不走术道,听一听也没有坏处。”秃老师算是答应了。

  看着秃老师答应,周全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一点机会,学习术道的知识了。

  只是……何翼虎这脑子,能够给自己带回来多少东西,就不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