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我有一张八道图 > 第十四章 术道高手?
 
  接下来几天时间,周全每天放学之后,都会去钟瑶家里。

  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大多是守着钟瑶,让她使用透支精神力的办法修炼。

  偶尔编一些高大上的“功法”来忽悠忽悠,这些东西自然是没用的,但穿插在修炼之中,也显得周全比较渊博。

  还别说,这几天的时间,钟瑶的精神力还真的有了一些进步,虽然进步并不大,但也说明透支精神力的这个办法,确实比她之前的修炼,要来的快一些,毕竟这才没几天的时间,有明显的进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因此,钟瑶对周全也还是比较信服的,五百块一节课,她也是心甘情愿。

  要是周全任由钟瑶透支精神力,她的进步应该会更大,但是周全不敢这么做,还是谨慎一点好,虽然慢了点,但是胜在稳妥。

  这天的课结束之后,周全准备离开。

  钟瑶说道:“周全,今天没有办法让司机送你了,我爸那里临时有事,把家里的司机也叫走了。”

  “哦,没关系,我自己打车回去。”周全说道。

  “这样,我多给你两百,算是路费。”钟瑶说,在她看来,周全这几天对自己帮助不小,出个路费也不算什么。

  周全倒是有些意外,但并没有拒绝,到手的钱,没理由不要。

  钟瑶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我爸想要见见你。”

  “啊?”周全有些蒙圈,什么情况,这就要见家长了?

  不对不对,钟瑶应该是把自己的情况告诉的她把,引起了人家的注意,所以想见见自己。

  在钟瑶眼里,自己还是筑基四层,就算没有隐藏实力,也不过筑基六层。

  这样的人,能够身体素质能够硬撼筑基九层,还能施展火球术,不说匪夷所思吧,也确实令人吃惊。

  据听说,钟瑶的老爸,是南华城术道协会的会长。

  见这样的人,周全真的有些担心。

  “你把我的事情告诉你爸了?不是说好了,不把我的事情说出去吗。”周全有些不满。

  “我原本是没说的,可是,最近你天天来我家,我爸不可能不知道啊,至于你在术道上的天赋,我也是没办法啊,我要是不说,我爸还以为咱俩……再说了,我跟我爸要钱,总得把理由说清楚吧。”钟瑶有些不好意思。

  周全挠了挠头,这姑娘说的倒是有点道理,自己要是没有实力,还天天来人家家里,确实容易被人误会。

  “跟你爸见面,暂时就不要了吧,我也没时间,天天都要上课,晚上还要给你上课,回家都已经很晚了。”周全说。

  “那好吧,这件事就以后再说吧。”钟瑶其实也不想让周全见自己老爸。

  至于为什么不想,额……反正就是不想。

  钟瑶老爸工作忙碌,时常不回家,就算回家,一般也都是晚上十点之后了。

  不然的话,这么多天,周全早就撞上她老爸了。

  从钟瑶家出来之后,周全顺着街道往回走,虽然多拿了两百块的路费,但是真要打车,他还是有点心疼的。

  这个时间点,公交车已经没了,出租车倒是看到了几辆,但周全都没有招手。

  他打算找找看,有没有“黑车”,这样怎么也能省个几十块钱。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并没有如意,周全心想,先步行往回走吧,就算找不到黑车,往回多走一点,也能省一点。

  路过一条小道,周全看了看,然后拐了进去。

  这条小道没有路灯,有些荒凉,但却是近道,而且,那些黑车不敢在大路上揽客,藏在小道里也说不定。

  拐进小道之后,走了一段距离,并没有发现黑车,周全有些无奈,只能继续往前走。

  “周全。”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周全愣了一下,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喊自己?

  他回身,隐约看到一个身影站在后面不远的地方。

  “谁?”周全问道。

  这时候,那人似乎是确定了周全的身份,身上散发出一股气势。

  周全微微皱眉,从这气势来看,这人应该不是筑基期的,应该已经踏入了入道期!

  “你到底是谁?”周全有些疑惑,自己在学院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貌似没有得罪过入道期的人啊。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只不过是受人之托,来收拾你的,蹲了你好几天,总算抓到机会了。”那人说道。

  李甲!肯定是李甲,在学院里得罪的人,能够让入道期的人来找自己麻烦的,恐怕只有李甲了。

  “当然,在收拾你之前,得提前告诉你一件事情,省得待会儿不省人事之后,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那人接着说,“以后,离钟瑶那个姑娘远一点!”

  周全嘴角抽搐了一下,果真是李甲那个家伙,同学之间的矛盾,他还真找入道期的人来收拾自己。

  周全脑子飞快转动,分析眼前这个人的实力,从气势来看,应该是入道期初期的修者。

  可就算如此,也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自己的肉体素质虽然算得上筑基巅峰,甚至是入道初期,但灵力修为不足,肯定刚不过对方。

  至于术道修为,自己虽然能够施展火球术,但那玩意太消耗灵力和精神力了,自己恐怕还没有攻击几下,就先虚脱了。

  对面的人正准备动手,周全嘿嘿笑了起来。

  那人一愣,都要挨揍了,还笑得出来。

  “你还真是不带脑子啊,不会真觉得我就是一个废柴吧。”周全说道。

  那人停下了脚步,“你什么意思?”

  “李甲那个傻子,居然让一个入道期初期的家伙来找我麻烦,真是天真,你觉得我能够轻松打败李甲,只是运气?”周全说。

  那人愣住了,思索一会儿,说道:“呵呵,你想唬我!不过是身体素质强一些罢了,还能强过入道期不成!”

  “呵呵。”周全笑了笑,伸出了手掌,呼的一声,一个火球冒了出来。

  “嗯?”那人一惊,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能够轻松施展火球术,显然不是筑起期,甚至入道期初期的术道修士,都不容易做到。

  “怎么,怕了?”在火光下,周全的脸显了出来,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对面的人,确实有些犹豫了,能够施展火球术,一般来说,已经比自己的修为高了。

  但是,刚才感觉这小子的灵力,并不算太强啊,难道是有什么隐藏修为的手段?说实话,隐藏实力的手段,也并不算少见。

  而且,这个小子在体道上应该也有一些造诣,而自己,却是单纯的体道修者。

  打起来,恐怕要吃亏!

  可是,自己收了钱,临阵退缩也不好给李甲交待啊。

  正在这人纠结的时候,周全开口:“怎么,打不打,我也好久没施展施展筋骨了。”

  说完,周全又伸出另一之手,呼的一声,又冒出一个冰雾球。

  然后,他一手火球,一手冰球,摆出了要打架的姿态。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要出手,只是装装样子罢了,顺便把火球挪开,让自己的脸不被照到,不然被对方看到自己脸色逐渐苍白的样子,可就露馅了。

  对面那人,这次真的吃了一惊,不禁又后退了一步。

  虽然火球术和冰球术都是比较简单的术法,但同时施展,可不简单。

  犹豫了片刻,那人抱拳说道:“这位小兄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说完,居然扭头就要跑。

  “停!”周全呵斥道,“怎么着,惹了我就要跑?”

  那人脚步一顿,说道“这……兄弟,我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李甲那个混蛋给我的钱,我都买丹药了,这是丹药,就当我赔礼了。”

  那人说着,把一个小药瓶放在了地上。

  “哼!行了,滚吧。”周全说了一声。

  那个人松了一口气,扭头一溜烟跑了出去。

  看着那个人离开,周全也松了口气,散去了火球和冰球,脚底微微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幸亏那家伙跑得够快,不然自己还真的要露馅了。

  这里十分昏暗,周全的脸色已经十分苍白了,强行施展两个术法,虽然时间并不长,也没有直接攻击,但也几乎耗光了他的灵力和精神力。

  要是在敞亮的地方,周全怕是早就露馅了。

  当然,在敞亮的地方,那个人也不敢肆意找自己麻烦。

  周全走过去,捡起了药瓶。

  妈的,听声音应该也就是两三颗,这家伙……

  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两颗,有些看不清,周全闻了闻,应该是低级淬体丹。

  好吧,两颗低级淬体丹,也算不亏,怎么说也是两千块呢。

  总比是两颗低级聚气丹要强一些。

  刚好,自己还欠何翼虎两颗低级淬体丹,这下不用自己去买了,直接把这两颗还了就行了。

  拿着小药瓶,周全快步离开了这里,生怕对方意识到不对劲,再回来找自己。

  走上了大路,也顾不得找什么黑车了,直接坐上一辆出租车。

  今天额外挣了两颗低级淬体丹,倒也不心疼这一两百的打车钱了。

  回到家里,周全回想刚才的事情,有些后怕。

  自己貌似太贪了一点,本来已经吓跑了对方,还非要讹对方一把,也幸亏对方干脆利索,要是磨蹭一下,自己可就露馅了。

  不过,自己要是不贪,也讹不到这两颗低级淬体丹。

  话说,装一个术道高手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只是后续虚脱的感觉,有些难受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