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忆旧文学 > 我有一张八道图 > 第二十一章 钟阳vs李开元
 
  李甲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钟瑶和李甲的身份,一个是术道协会会长的女儿,一个是体道协会会长的儿子。

  在场的这些人,还真不敢掺手,在场的人中,入道期的人也有不少,但是,这件事情跟他们没有关系,掺和进去,得罪了哪一边都不划算,还不如静观其变。

  “我……我爸不会饶了你们的!”躺在地上的李甲,恶狠狠地说道。

  他已经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了,被断了双臂,这感觉可不好受。

  钟瑶脸色一黑,抬腿又是一脚,直接踢在李甲腰上,给他踢出去两米多。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倒是听说过钟瑶的脾气不好,但没想到她的脾气真的如此暴躁。

  说实话,钟瑶已经留手了,不然以她的脾气,李甲必然会更惨。

  钟瑶和周全都消了一些怒火,此时,他们稍微平静了一些,周全小声说道:“人也打了,气也出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李甲的身份毕竟不一般。”

  钟瑶点了点头,如果体道协会的人赶来了,他们可就麻烦了。

  正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钟瑶和周全,感受到的压力更大,两人已经迈不出步子了。

  一个身影从阳台外面一闪而入,砰的一声落在了众人面前。

  这人身材健硕,带着一丝酒气,显然,是在参加什么酒宴,匆忙间赶过来的。

  “爸!救我……他们俩……”李甲呻吟着喊道。

  李开元,体道协会会长,众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没想到李开元来得如此之快。

  体道协会来参加这次宴会的可不止李甲一个,方才看到李甲的处境,就直接把消息通报到了李开元那里。

  距离刚才众人围过来阳台,也才五六分钟,可见李开元的速度有多快。

  李开元皱着眉头看了李甲一眼,低声呵斥道:“废物!”

  随后,他转头看向周全和钟瑶,咬着牙说道:“你们两个小畜生,真当我李开元不会对小辈出手吗!”

  钟瑶和周全都全身紧绷,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想要说些什么,却根本开不了口。

  李开元思索了一秒,突然抬手,朝着周全的脖子抓了过去。

  自己的儿子被打成这样,先不管因为什么,这口气必须出,不然他以后也不用在南华城混了。

  周全瞪大了眼镜,李开元的速度太快了。

  这可是体道协会的会长,周全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不用怀疑,下一刻,李开元就会捏断自己的脖子。

  哗啦!

  一道石墙拔地而起,突兀出现在周全和李开元之间。

  嘭!

  石墙应声而碎,但李开元的攻击也被阻挡了下来,碎石朝着四周激射而出,但并没有飞出多远,就定在了半空。

  如果这些碎石飞射出去,周围的人怕是要遭殃了,李开元刚才这一下的力道,可不小。

  周全瞪着眼睛,有些惊魂未定,要不是这道石墙,自己怕是已经凉了。

  李开元皱着眉头,看了看定在半空中的碎石,冷哼了一声。

  这时候,一个声音出现:“老李,何必跟孩子动怒?”

  话音落下,定在半空的碎石,哗啦一声落在了地上,然后一个人从地面冒了出来,正是钟阳。

  土遁术?周全看着从地面冒出来的钟阳,有些吃惊,他并不知道钟阳还会施展土石术法。

  李开元看着钟阳,在石墙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钟阳已经来了。

  “哼,钟阳,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今天这事儿不可能善了!”李开元说道。

  “呵呵,怎么着,非要跟我动手不成?”钟阳推了一下镜框,说道。

  “我还怕了你不成?”李开元说。

  “好,那我今天就陪你玩玩,反正好久没活动筋骨了,来,别把楼给拆了。”说着,钟阳一跃而起,直接从阳台跳到了外面的小广场上。

  李开元冷哼了一声,脚底砰的一下,也跳了出去,这动静可比钟阳大了不少。

  这两位的脾气也都不怎么好,三言两句就要动手。

  这也没办法,在李开元的角度,自己儿子都被人断了双臂了,自己不出手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钟阳,本来就跟李开元不对付,刚才要不是自己出手,徒弟可就被对方搞死了,就算不会搞死,起码也会被搞残了。

  跳到小广场之后,李开元没有停留,直接朝着钟阳冲了过去。

  钟阳眉毛一挑,嘟囔道:“破杀战技?老小子跟我来真的!”

  此时的李开元,浑身的肌肉已经鼓胀了起来,原本的衬衣都撑爆了好几颗扣子。

  周全和钟瑶都有些担心,今天的事情,似乎真的闹大了,术道协会会长和体道协会会长当众打了起来,这在南华城还是第一次。

  阳台上的其他人,对于李甲或者钟瑶的事情,已经不关心了,全都趴在阳台边上,当起了吃瓜群众,通明期强者的战斗,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见到的。

  李开元踏着大步,朝钟阳冲了过去,每一步踏在地上,地面上的厚重砖石都会四分五裂。

  “这力量,这速度……太强了!”阳台上有人感叹。

  面对李开元,钟阳微微抬手,也没见结印,一道石墙拔地而起,挡在了李开元冲锋的路径上。

  嘭!

  李开元的速度没有丝毫减弱,直接撞碎了石墙。

  作为体道高手,身体强度绝对是没得说的。

  钟阳面无表情,再次抬手,哗啦哗啦,瞬间又是三道石墙拔地而起。

  李开元再次破墙而出,一连撞碎了三面石墙,但这次,速度减慢了一些。

  冲破石墙之后,他距离钟阳已经非常近了,他暴喝一声,再次爆发,朝着钟阳急速冲了过去。

  阳台上的众人发出一声惊呼,众所周知,术道修者的身体素质通常是比较弱的,如果被体道修者近身,是非常危险的。

  周全也瞪大了眼睛,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师父,如此就败下阵来,自己还靠着谁。

  只有钟瑶,似乎没有露出太多担心的表情。

  就在李开元拳头快要砸到钟阳身上的时候,钟阳整个人突兀消失。

  周全一愣,以他的眼力,完全没有看到钟阳是如何消失的,“这是土遁术?”

  “嗯。”钟瑶嗯了一声。

  刚才钟阳进场的时候,慢慢从地面冒了出来,周全自然看得出,那是使用的土遁术。

  而刚才,消失的速度太快了,周全根本没有看清,钟阳是如何遁入地下的。

  几乎就是在同时,钟阳从十几米外的地方再次出现。

  “既然你玩真的,我也就不客气了。”钟阳也打出了火气。

  李开元一拳落空,没有太意外,也没有犹豫,似乎早就料到了钟阳的手段。

  他迅速转身,再次冲了过去。

  “天落冥火!”

  钟阳双脚打开,双手迅速结印,十几枚脸盆大的火球在周围迅速凝结,然后朝着李开元砸了过去。

  李开元依旧不躲闪,他的破杀战技修的就是勇往直前,以攻对攻。

  顶着一个个脸盆大的火球,李开元一路冲杀了过来,火球一个个炸开,让他有些狼狈,但气势却丝毫不减。

  钟阳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李开元还是如此凶猛。

  “重岩封杀术!”

  钟阳迅速结印,双手带出一串残影,然后猛地一跺地。

  地面哗啦哗啦颤抖了几下,李开元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周全早已经看呆了,这重岩封杀术他知道,在藏书馆看到过,是一门高级术法。

  哗……正在前冲的李开元两侧,突然翻起两块巨大的岩石,朝着他挤压而来。

  他不敢在硬抗,伸出双手抵挡,砰地一声巨响,他原本前冲的身形戛然而止。

  他双手撑着两侧的巨岩,眼角微微抖动,显然不是很轻松。

  “老李,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能打过我吧!”钟阳说着,再次一跺脚。

  又是两块巨岩翻涌而起,叠加在原本的两块巨岩后面。

  李开元浑身一抖,双臂传来巨大的压力。

  说实话,他跟钟阳虽然都是通明期,但要论修为,还是钟阳略强一些。

  他死死撑着两侧的岩石,不敢放松。

  而钟阳,此时正伸出双手,在身前做出挤压的动作,好像是在控制巨岩的挤压,他也并不轻松,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虽说他在修为上强李开元一些,但强的并不是很多。

  阳台上的周全众人,早就看傻了,这般情形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一分钟、两分钟……

  两个人僵持了好一会儿,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时候,一个声音出现,“两位,折腾够了吗?”

  一个身影一闪而过,落在了钟阳和李开元之间。

  钟阳和李开元都是一愣。

  阳台上的钟瑶喃喃道:“城主?”

  这个人正是南华城的城主,田善,同样是通明期的高手。

  “我的天啊,今天这个宴会算是没有白参加,同时看到了南华城的三位通明期高手,特么说出去都没人信啊!”阳台上一个人惊讶道。

  田善看起来比钟阳和李开元要年长不少,头发有些花白,手里把玩着两颗文玩核桃,哗啦哗啦地响。

  “怎么着,还不停手?非要我出手才行吗。”说着,田善身前银光一闪,一把长剑陡然出现。

  这田善也是有些意思,主修的是兵道,而且非常强悍。

  阳台上的众人,虽然离得很远,但也都感觉到一阵阵刺骨的剑意。

  “妈的,谢谢你啊范公子,要不是参加你这个宴会,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够见到城主的兵道之剑啊!”一个人对宴会的主角范公子说道。

  范公子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一下子三位大佬齐聚,在这里闹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