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气成霜 穿越年代剧[快穿]
她,是出生农村的八零老书虫,无病无灾,却被一次又一次的送入年代剧中,成为一个又一个或是炮灰、或是极品、或是配角、或是女配……穿越前,她正在收拾三门冰箱,哪知三门冰箱成了她唯一金手指,好在冰箱被她塞的满满当当,好在冰箱是个bug——不冰不冻,不腐不烂,每月更新一回……就这样子,她靠着极为简单的文字提示下,一次又一次的逆袭……改命……
逆鱼陛下 伪装绿茶后成了万人迷
【预收《渣了未来大佬们后》求收,晚9点更】高能预警: 1.女主(白切黑)演技帝万人迷,最后巨佬们都被她的(伪装面)攻略了,男全触 2.个别女配男配被女主漏掉的魅力自我攻略了  文案:  万草丛中过,叶叶皆成鱼的海之女王宁轻颜翻船了,被一条黑化鱼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再次睁眼,她重生到了她爸破产前三天。  彼时为了躲避追债,她被送进恋爱综艺,成了女扮男装的男嘉宾,手拿节目组给的“卧底”人设。  卧底任务:阻断男女嘉宾成为cp,使得节目最后一对cp都没有,即可独吞一千万(期间不可被观众投票猜出是卧底,否则提前出局)  宁轻颜:让他们全都爱上我,我在通通拒绝就好了啊  未来,除了她以外的三位男嘉宾,分别成了商界,娱乐圈,科研界,叱咤风云的巨佬人物。  绿茶系统:“你是三本无cp大男主文中的路人甲,你爹破产不可逆,但通过绿茶人设获取男主们好感度可延迟破产时间,兑换金手指。  友情提醒:四位女嘉宾皆为异界穿书者,你们目标一致,请小心行事。”  上辈子为了完成卧底任务拿钱还债的宁轻颜,没脾气没自我的对女嘉宾们好,导致人家她当工具人,眼里只有三位男主,给她发好人卡,用完就丢还说她骚扰人,最后她被网爆提前出局。  宁轻颜重拾老本,决定开演。  小剧场1:  自诩情圣的妖孽大佬A:姜太公钓妹  宁轻颜:妹妹怎么自愿上钩?  大佬A眼尾轻佻:去笑一个  宁轻颜唇角扬起,漂亮的桃花眼弯成月牙,黑白分明的眼睛全是他的身影。  大佬A红着脸骂她:艹,让你对着妹妹笑,谁他吗让你对着我笑!  小剧场2:  面对宁轻颜的关心,大佬B神色高冷:直男本直。  宁轻颜:哦  日夜煎熬犹豫不决后:如果是你可以考虑下  宁轻颜面不改色:不好意思,我是1  大佬B:简直妄想!  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后:做0也不是不可以  宁轻颜:?  小剧场3:  组CP时,女嘉宾们:“只要不选宁轻颜,哪个男主都可以!”  后来:  女嘉宾A:“我才是颜颜的CP!”  女嘉宾B:“颜颜配得上更好的!”  女嘉宾C:“她们好娇气,弟弟你好可怜,不像我,我只会心疼弟弟~”  掉马前:心生不轨,日夜煎熬,只能把她埋进心里,成了不了玷污的白月光,吃女人的醋和女人争宠,哦,男的也得防着(黑化鱼出没)  掉马后:以为一辈子只能当哥哥的大佬们:!  喜极而颤。  能当老公谁稀罕当哥哥啊?老公不比哥哥好听?  【前期争宠吃醋日常,后期追妻修罗场】  戳作者专栏《渣了未来大佬们后》求收藏  W男团成员阮糖突然宣布退圈,人间蒸发,其余四位队员怒而退团,分道扬镳  曾经火爆全网的顶流男团就此解散,铺天盖地的队内不和,内斗黑料,阮糖二字更是被团粉们刻进背叛者耻辱柱上。  四位队员后来分别成了三料影帝,顶流爱豆,爆红.歌手,巨咖导演  身边的人却都知“阮糖”二字,是他们心底禁忌,触之即伤,提都不能提  *  阮糖是个攻略者,刷满W男团大佬们的好感度,就能兑换豪门阮家千金的身份,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听说大佬们不近女色,她果断女扮男装混进男团,高举兄弟情谊大旗,打算成为他们两肋插刀的好兄弟  初次男装的阮糖还怕任务失败,等刷满大佬们好感度,果断退团后,她嚼着软糖,撕掉裹胸布,道了句不过如此  然而事情并不简单,她被前队友的四方势力通缉  原来她把他们当兄弟,而他们却造谣她始乱终弃!  阮糖:我女的,不是0啊  *  某高端晚会上,看着被富家子弟众星捧月,神似前队友阮糖的阮家千金,四位大佬眼眸发红,目光几欲碎裂  撩的正欢的阮糖,后背突然发凉,回眸一看,十目相对,手里红酒,剧烈颤抖  【大型修罗场雄竞争风吃醋】【处处小黑屋】【她逃他追】
洛阳bibi 十分偏爱
文案1.———“你好,我是你表哥的女朋友,我叫江晚秋。”季夏初升高那年,在表哥家里借住,和江晚秋相处了一整年的时间。后来听亲戚们说,这两人分开了。上了大学之后,她再一次重逢了对方,而彼时的江晚秋经过时间的沉淀变得越发的成熟诱人。季夏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法发生了改变。江晚秋会牵手带她逛街,会亲吻她的脸颊,也会在每个浪漫的节日里带她出去庆祝,还会在把她介绍给自己的每一个朋友,说:“这是我妹妹,可乖了。”但她知道,这都是直女表达友谊的方式而已。季夏也不知道两人的关系走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奇怪的。或许,是那天晚上江晚秋喝醉了酒,抱着自己的脖子在耳边胡乱蹭道:“你喜不喜欢我?”文案2.这年,季夏带着女朋友回老家,恰巧碰上表哥出远门回家过来拜访,在进门见到江晚秋的那一刹,表哥的脸色变幻莫测。“表哥,你听我说。”在对方即将夺门而出的那一刹,季夏叫住了他。只见她牵起江晚秋的手,冲对方粲然一笑——“重新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江晚秋。”阅读提示:①女二和表哥无实质关系,慢热/日六②年龄差八岁,年下小狼狗x年上野玫瑰(直女),预备役翻译X医生姐姐。③不认同以“洁”定义人物,婉拒洁党【推文《意犹未尽》求收藏,BY:一只花夹子】文案1:和镜第一次参加大学同学的聚会,没曾想就被套路了——聚会的本质是表白,而她是被表白的那位。面对着鲜红的玫瑰,和镜皱了皱眉,开口就是拒绝:“对不起,我不喜欢你。”她找了个借口:“我对象一会儿会来接我回去。”对她表白的英俊男同学摇头:“不可能。”他的目光诚恳热烈:“我知道你没对象,和镜,给我一个机会好吗?”其他同学纷纷附和起哄。和镜的眼皮一掀,望向门口,随手指了一个刚进门的漂亮女人:“不好意思,我对象来了。”她说完走到对方面前,装出可怜的样子,悄声问道:“请问可以帮下忙吗?就说你是来接我的。”“我被人缠上了。”漂亮女人还没回答,和镜只听身后传来了男同学的惊呼:“小姨……?”和镜:???#随便一指而已要不要那么巧啊##上一秒男同学还是追求者,下一秒就成了外甥#文案2:作为一个不露脸的穿搭博主,和镜是准备把自己的风格持续到底的。直到某天手抖,将自己和林宜簌玩蒙眼亲脸游戏的视频发了出去,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评论都过万了。和镜:……?
杉矜 恶毒炮灰每天都在翻车[快穿]
阮夭是一株成了精的桃花,化形后成了时空管理局的一枚萌新。 他的工作就是扮演嚣张跋扈的恶毒炮灰,欺骗主角感情,抢夺主角资源,成为主角攻受相爱道路上的绊脚石。 然而他穿过的每个世界都莫名其妙地崩坏了。 主角攻受为他黑化,路人甲乙丙纷纷向他告白。 阮夭泪眼汪汪抱住主角受大腿:“求求你了,快和攻在一起吧。” 主角受笑揉阮夭狗头,语气阴暗:“夭夭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 另一边主角攻也对阮夭露出邪魅一笑:“阮夭,你到底喜欢谁?” 阮夭: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世界一:私立男高日常 全封闭式的私立男子高中某天迎来了个清冷斯文的学霸转校生。 谁也不知道讲台下嚣张又霸道的漂亮不良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 世界二:被继承的遗产 顾家的老家主死了,留下一笔巨额的遗产和他美貌无双的年轻妻子。 被逐出家门的顾瑾在灵堂前露出残忍笑意:“好久不见啊,阮夭。” 世界三:囚笼里的金雀 银河帝国的君主是个冷血无情的暴君。 在他的皇宫深处,锁着一只漂亮又狡黠的金丝雀。 阮夭:我要促成的主角攻受最后都爱上了我,冷漠.jpg #今天也是没有业绩的一天呢# 笨蛋美人受X精分切片攻 ————悄咪咪放个预收《在惊悚直播里当娇气包》———— 天生幸运E的姜迟一朝穿成了个在《惊悚现场101》节目中被厉鬼吓死的炮灰。 想要活命,就必须杀死恶鬼。 作为师门年年成绩第一的姜迟:“这还不简单。” 系统:“你等等!这具身体天生弱骨,命格极阴,总而言之,你是个废柴花瓶。” 更坑爹的是,这具身体还是易受惊体质,只要稍微吓一吓就会泪眼汪汪,眼尾泛红。 姜迟:……行吧。 收看直播的观众最初只是想看姜迟这个花瓶被厉鬼吓得各种出丑狼狈退赛,没想到小废物眼眶一红,情 况就突然变得奇怪了起来: 在废弃医院里,木乃伊医生把姜迟逼到角落,只是为了摸摸姜迟被泪水沾湿的眼睫。 被烧毁的教堂,化作鬼魂的神父主动给姜迟献上象征爱情的纯白玫瑰。 尘封多年的鬼宅,早已变成白骨的家主低头在姜迟的脸颊上“啾”了一下。 屏幕前缓缓裂开的观众:“我们真的是在看恐怖直播而不是爱情大电影吗?” 一路靠脸收获恶鬼爱意的姜迟:“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真的是个废物QAQ” 按需娇弱祸水受X精分偏执厉鬼攻
韫枝 窈窕春色
【高亮:昨日二更已补√ 今日还有2更】 日更一万字,请假会挂请假条,没有请假条那就是当天必更。下一本《履春冰》11月开,求个收藏~ ————本文文案———— 【一】 那年宫灯长明,她窝在姬礼怀中,听着众人谈论他: 他是齐国第一暴君,性情阴戾,麻木不仁。更是罔顾老祖宗留下的规矩,立那姜氏女为后。 愤愤之声与夜雨齐来,于一片风雨飘摇中,少女偷偷睨向他。 却见着姬礼面色未动,罔顾千夫所指,神色淡漠,一笔一画写下那道立后诏书。 世人不许他娶,他偏要娶。 【二】 姜幼萤恍然记起前世。 她是身世卑微的花楼女,那人是众星捧月的太子殿下,是大齐最完美的储君。 恪守礼仪,谦谦有度,行为规矩。 心怀的是大齐百姓江山,从不做那越界之事。 直到她因为那一纸规矩,死在了姬礼登基前夕。 灵魂飘出身体,姜幼萤震惊地看着登基大典: ——那一向克己守礼的少年天子竟是一身缟素,抱着她的灵牌,步步走向那令人敬仰的最高处,立了她的灵牌为后。 姬礼眼角微红,冷风吹鼓他的素衣,少年头发披散着,将芸芸众生拉向地狱。 ——他用了三年,将御史台杀了个干净。 被人逼着退位之时,抱着怀中的灵牌,忽然一笑。 “这是你们欠她的。” “亦是朕欠她的。” “若有来生,朕不再顾及什么宗法礼仪。” “哪怕是做个暴君,万人唾骂,也要让她平安欢喜。” 【高亮】 是甜文!!! 双c,he,身心唯一。 从今世开始写,穿插前世回忆,前世戏份不多。正文即这一世的甜宠日常。 求个收藏啦~ ------预收文----- 《从此不敢看观音》古言苏甜文 第一次见着葭音时,镜容奉命入宫为太后念经祈福。她掀起帘子走进来,赤着脚,演了一出观音送子的戏。 小姑娘素妆裹面,一双眸娇俏又明亮,朝着他弯唇一笑。 他微阖着眼,轻轻蹙眉:经书里,观音娘娘不是这样。 是夜,他跪坐于佛像前,少女踩着月光走进祠堂,朝那樽观音像拜了几拜。 有风穿堂而过,少年手中的佛珠突然掉了几颗。 多年后,他于夜里誊抄经书,她上前来,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莲子汤。 葭音看着他笔下的字迹,饶有兴致地发问: “观音娘娘如何?” 镜容不改神色,认真道,“普度众生、大慈大悲。” “那……”少女勾起红唇,粲然一笑,“我如何?” 凡人与神明,岂敢比之? 撩人的气息突然弥散在他的鼻尖,他垂眼,突然于佛像之前附身将她吻住。 “阿音渡我。”
荒川黛 限定安抚[向哨]
8.31入v,感谢支持CP:甜心校霸哨兵受X爹系学神向导攻宁星意觉醒为哨兵那天,拎着报告牛逼轰轰的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把死对头陆珩姜按在地上。然后,他发现成为哨兵后五感会瞬间放大百倍,没有向导安抚就会精神错乱到死。好死不死,居然没有人能安抚他,宁星意每天都处于爆炸边缘,衣服磨得皮肤痛,辛辣一点都不能碰,看着不用承受精神压力的陆珩姜更不顺眼了。更要命的是没过几天陆珩姜也觉醒了,还是契合度100%、唯一能够安抚他的向导。简单来说,他俩天生一对。管理局给出结论:要么精神结合,要么精神失常。宁星意当场表示:“死就死,尊严高于我生命,我铁骨铮铮死的光荣,让我求他安抚我宁愿死。”后来,宁星意实在受不了了,放出自己的精神体去蹭陆珩姜,让他安抚一下自己。陆珩姜淡淡瞥他一眼,“你不是要死的光荣?宁死不屈?”宁星意:“哥那叫能屈能伸,来吧。”安抚结束,宁星意通体舒畅整个人都升华了一遍,出去浪了一圈回来掀衣服擦汗,顺口问陆珩姜下次还能再来么?对方含笑冲他勾勾手指:“看看脖子。”宁星意抢过前桌的镜子,赫然发现颈侧有一只白鹤虚影若隐若现。他突然记起来,被精神标记后,身上会有对方的精神体浮现,揉哪儿留哪儿,直到标记失效。“……”他刚刚,就顶着陆珩姜的精神体出去溜达了整个学校?  1、双洁,1v1,精神伴侣,誓死效忠。  2、私设如山,请勿较真儿,感谢。一个大概率会双开的文《与哨兵契约结婚后被娇养了》长得帅·只跟老婆玩的花·老混蛋哨兵攻x靠可爱征服全世界·气死人不偿命向导受程之意曾是最优秀的哨兵,因为受了腿伤被迫退伍。哨兵管理局为他做过无数次匹配,结果无一例外,几乎都被他的精神力逼疯。他常年无人安抚,性子越发凉薄狠戾。直到有一天,他掀开被子看到个少年,少年一门儿心思跟他生孩子,程之意快被逼疯,从“下去”,到“把衣服给我穿好!”再到“再不听话我就不跟你生孩子了”逐渐演变成“乖,让我抱抱”,程之意还发现自己天价拍来的古董花瓶碎了,古董画被当成了草稿纸,高档西装上沾了奶渍,心性反复磨砺下,他却发现自己逐渐迷上了这个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小孩。然后,这小孩儿不让他碰了。-祁时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天生无法体会情绪变化,心性如同白纸。他嫁给程之意,秉持只要生一个孩子就能离婚的念头,想尽办法勾搭,可对方却不为所动。他没想到的是,被精神标记后的向导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发热,只有再次被标记才能缓解,更没想到的是那个冷漠的程之意私下居然是个老畜生,手段繁复花样众多,啃的他渣都不剩。-祁时大喇喇跑到书房,“我能跟你换一个标记吗?”程之意看着脸颊绯红的祁时,莞尔一笑:“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想拿什么换?”“安抚可以吗?”程之意把人抱在腿上,祁时吓了一跳:“你腿有伤,我……可以站着。”程之意靠在他耳边笑:“小朋友,你可以站着安抚我,那你能确定,被我标记的时候可以站稳吗?”-程氏最新上的颈环广告找了两个新人,模特只露半张脸,下颚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痣,另一个模特只露一双手给他戴颈环。扒遍全网都没找出这是哪家的艺人,结果还是员工在自家老板的结婚照上扒拉出了蛛丝马迹。这不是……老板两口子吗?!!!所谓颈环代言,只是老板拿新品给祁时试戴,众人纷纷怨念:原来以为两口子不和,谁知道小丑竟是我们自己。————————————一个废土末世接档文《我好娇弱啊》纪晏分化成为向导,一种为了哨兵而生的物种,能力强大的那种甚至可以支配他们的行动。他还没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就遇到了陆修言。那个传说中性格冷僻暴躁的哨兵,纪晏小心翼翼安抚他的精神网,争取哄好了跟他提一提别标记的事情。“陆先生,我觉得可以慢慢来……”纪晏还没说完,眼睁睁看着陆修言放出自己的精神体银狼,冲他的脖子轻轻咬住,然后陆修言说:“行啊,慢慢……再来一遍。”纪晏:“……不是这个慢。”纪晏看着蹭他脚踝的银狼,欲哭无泪的嘟囔,说好的他可以支配哨兵的行动呢!陆修言接替银狼咬住他的脖子,低声问:“那么,你想怎么支配我?”文案二:陆修言执行任务途中,从丧尸口中救了个纤弱少年。少年雏鸟似的跟在他身边。陆修言本能掠夺少年所有,与他结合、联结精神,让他成为唯一可以掌控自己情绪的人,把自己的弱点全数交付。全卡尔星都知道,这个少年是陆修言的“向导”,是他的剑鞘和掌上珍宝。后来陆修言才发现,自己救下的这个纤弱少年,其实可以单手拧断丧尸的脖子,一个人炸翻一座城,更是他一直想要找出来,亲手撕碎的人。——他是我的玫瑰,亦是陷阱——

科幻小说最近更新列表

好看的科幻小说